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最佳首富 > 第一百九十三章:真假雌雄大盜(1更)

第一百九十三章:真假雌雄大盜(1更)

    “你們為什么要對我男朋友這樣,犯罪的明明是——他們!”

    指著那個用槍托砸周子揚的特警,蕭鳳璇趕緊忍著兩個膝蓋擦破皮流血的辣痛,從周子揚身上起來。

    她知道受到槍托重擊的周子揚,本來按照慣性是應該面朝地倒下的。

    但是,因為自己還在周子揚懷里,他要是面朝地倒下的話!

    自己無疑將會狠狠砸在地上,而周子揚也會重重壓在自己身上!

    顯然,周子揚在受到重擊之后突然扭轉身軀,是因為他在保護自己不被傷害!

    雖然這樣的傷害不會致命,更甚至只會摔的比較疼一點,連受傷都不會!

    但!

    周子揚還是這么做了!

    換句話說,就是周子揚在危難來臨之前,還在想著保護自己!

    可自己卻準備和周子揚這個一直怕自己受傷且一直保護自己的男人——分手!

    想到這里,蕭鳳璇瞬間淚奔:“子揚,你醒醒,我不鬧了,也不跟你分手了,我只求你能醒醒。”

    這時,只見那三四個男子其中一個對那隊特警的頭頭,也就是剛才砸周子揚的那個特警敬了個禮,隨后說:“井藍天隊長,還是你厲害,這家伙不要命的緊啊,我們掏槍都嚇不住他,你一槍托就把他干倒了,不愧是市局利刃特警大隊的狼頭啊!”

    “哼,拍什么馬屁!給他們戴上銬子扭送我們州城市公安局啊!”特警隊長井藍天兇道。

    “是!”

    聞言,三四個男子立刻掏出手銬就要卡在蕭鳳璇纖纖玉手上。

    蕭鳳璇一急:“你們是誰!”

    “我們是州城市公局便衣警察!”

    “什么!你們是警察,那為什么要追我們?”

    “先不論別的,我想知道,你們突然跑什么!”

    “因為我和我男朋友覺得你們不是——好人!”

    “笑話!我們警察不是好人,那這天下就沒有好人了!別廢話,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束手就擒,跟我們去公安局!看你這女孩長這么漂亮,誰知道卻有著蛇蝎一般歹毒的心腸,真是人不可貌相!”

    “聽不懂你們在說什么!也不知道你為什么要這么污蔑我!”

    “什么,聽不懂?還在裝傻充楞是吧,那我問你,你和地上這個男人來我們州城市是干什么的!”

    和那四個便衣警察對話到這里,蕭鳳璇隱隱覺得,他和周子揚可能和這幾個便衣發生了誤會,立刻道:“我們是不是發生了什么誤會呀,我們可是來州城取我不慎丟失的行李箱!”

    “這不就結了,我們就是來抓取行李箱的人的!”便衣警察白眼道。

    聞言,蕭鳳璇更是被說的云里霧里,怒道:“我取我的行李箱有什么問題嗎,警官,麻煩你給我說明白,否則,我和我男朋友,不會跟你們去公安局的!”

    “好好好,看來你們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了是吧,那我就給你講清楚!聽好了,一個禮拜前,川省三家大型金銀珠寶首飾店被你們這一對蒙面雌雄大盜洗劫了,昨天凌晨時分,川省警方發現你們這對蒙面雌雄大盜翻墻進入鐵道,并且已經攜贓乘坐火車逃亡出了川省,這才立刻通知這輛火車途徑站點的地方公安局,安排警力排查,每個站點鐵道圍墻附近都安排了警力,本以為這樣你們就插翅難逃了,沒想到!你們這對蒙面雌雄大盜會將贓物丟棄到臥鋪車間,選擇在鵬城站下車,更沒想到的是,你們居然還有膽打電話來找那些贓物!”

    “什么?放屁!我和我男朋友怎么可能是蒙面雌雄大盜,你們搞錯了吧?我行李箱里裝的可都是我奶奶留給我的遺物!”蕭鳳璇疑惑不解道。

    那便衣警察繼續道:“哼,少在這里廢話,要不是看你長的這么漂亮…,不,看你長得這么瘦小可憐不堪一擊,我們早就對你采取強制措施了,現在什么也別說了趕緊我們去公安局,你們到底是不是蒙面雌雄大盜,我們警方自會拿證據——打你們的臉!”

    聞言,旁邊特警隊隊長井藍天一怒:“怪不得你們幾個便衣都掏槍了還降不住罪犯!哼,原來是廢話太多,手段太軟導致的!也罷,我給你們打個樣,下次記住了,對付罪犯,不管她長得漂不漂亮,瘦不瘦小,都就得像我這樣做!”

    下一刻!

    井藍天揚起步槍槍托……便狠狠砸在蕭鳳璇肩頭!

    “啊,你們……”

    蕭鳳璇不負重擊,堪堪軟在周子揚懷里失去意識。

    ……

    二十個小時前,也就是昨天晚上十點多鐘,川省火車站附近,一段無人看守的鐵軌路段圍墻外,突然出現一對戴墨鏡戴口罩的男女。

    趁著朦朧月色,可以看出,那女的手里拎著一個感覺似乎很重的行李箱,男的手里拎著一把防電老虎鉗,然后男的看了看自己手表上的時間。

    看完時間后,男子對身后的女人說道:“彩妹,還有幾分鐘,開往東省的火車就要到站了,到時候,我先爬上去剪斷上面的電網線,你再把箱子遞給我,然后我把箱子丟下去,再拉你上來,我們必須在十分鐘之內做完這些事,因為火車停靠川省站的上車時間只有十分鐘,別忘了,到時候我們還得想辦法混到火車上呢!”

    “飛哥,這么做安全嗎?萬一,圍墻里面有鐵道巡邏人員,我們翻墻進去,肯定會被當場發現的!而且,每隔幾百米,墻頭都會有遠紅外夜視攝像頭,雖然我們這一塊是個半死角,同時也是晚上,但是爬上墻頭的那一刻,遠紅外夜視攝像頭肯定會拍到我們身影,用不了多長時間,警方肯定會發現我們是從這里翻墻進的火車站。”

    “唉,沒辦法了,川省警方目前正在全城通緝我們,我們只能借此機會搏一把了,彩妹,我給你說過,我有個兄弟在東省火車站當二把手,只要我們能安全到達東省,就可以通過他混出東省火車站,然后讓我那兄弟再協助我們偷渡到境外,賣了這些黃白之物,我們就可以在境外無憂無慮的比翼雙飛了!”飛哥越說越憧憬道。

    彩妹嘆了一口氣,想了想,說道:“好吧,飛哥,我聽你的!”

    “嗚,嗚,嗚~”

    這時,幾聲火車警笛聲突然響起,飛哥知道火車來了!

    他一縱身,立刻抓住墻頭一塊凸出來一點的磚塊,堪堪一只手吊在上面,一只手用防電老虎鉗剪著墻頭那幾個橫著的電網線剪斷。

    繼而,丟掉防電老虎鉗,飛哥匍匐爬在墻頭,再將彩妹手里的行李箱接了過來順著墻壁滑進鐵路圍墻內。

    只不過,他們沒有發現的是,他們的行李箱拉鏈處磕在圍墻里面一塊尖銳石塊上,立刻磕出了一個豁口。

    最后,飛哥將彩妹也拉上了墻頭,兩個人立刻順著墻也滑進鐵路內。

    二人一路上遮遮掩掩,終于看見了開往終點站東省的那列火車,飛哥和彩妹看到了希望,再次潛伏前進。

    誰知!

    就在他們橫過鐵路時,行李箱突然拉鏈蹦開,立刻從里面如同水泄一般,溢出了讓無數人瘋狂的東西——一大堆金銀珠寶!

    趁著月光,那一堆金銀珠寶散發出隱隱的寶氣珠光,紅的瑪瑙,白的玉佩,金的耳墜,銀的項鏈,綠的翡翠…通通上面掛著帶有克數和價格的小牌子。

    飛哥和彩妹一驚,趕忙撿拾地上的金銀珠寶,然后手忙腳亂的放進行李箱。

    可!

    行李箱拉鏈壞掉,如果不修理的話,金銀珠寶肯定還會再次掉出來。

    彩妹趕緊搗鼓起行李箱拉鏈。

    三分鐘后,她暗暗擦了一把額頭由于緊張冒出來的冷汗,拉鏈終于修好了。

    突然!

    近在咫尺的火車發出一陣嗚鳴聲隨后緩緩行駛起來,飛哥彩妹頓時目瞪口呆!

    “他媽的,倒了血霉了,這么好的機會,居然就這么錯過了!”飛哥捶手頓足道。

    彩妹身子瑟瑟發抖:“飛哥,現在怎么辦,要不然我們得趕緊離開這里,不然,警察可是說到就到啊!”

    飛哥重重的呼吸著:“不行,這時候要是離開了,以后我們就別想用這樣的方法逃出川省了,別急,讓我想想,讓我想想!”

    這時!

    飛哥突然發現遠處停靠著一輛老舊廢棄的火車頭!

    “有了!警察肯定不會想到我們還藏在川省火車站里面,我們給他玩一個燈下黑!彩妹,跟我去那和廢火車頭里躲著,明天晚上我們繼續等去東省的火車!”飛哥堅持道。

    “唉,好吧,飛哥,你說怎么辦就怎么辦,反正我這輩子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兩人說話間,就來到了那輛舊火車頭里面,找到里面最隱蔽的位置,兩個人藏了進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佳首富>,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双色球预测田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