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最佳首富 > 第一百九十一章:向蕭鳳璇坦白(4更)

第一百九十一章:向蕭鳳璇坦白(4更)

    周子揚和蕭鳳璇來到鵬城火車站服務點,告知了火車站服務人員火車趟次和臥鋪號。

    服務人員立刻在電腦上查詢了蕭鳳璇那趟火車當前的行駛狀態。

    結果顯示,那趟列車一直在保持前行,并沒有中途停站下客以及上客。

    那就證明,蕭鳳璇的行李箱和錢包,還在這趟火車上,繼而,又積極聯系了那趟火車上的乘務長。

    謝天謝地的,經過乘務人員協助尋找。蕭鳳璇的行李箱以及塞在行李箱的錢包,還在她所坐的軟臥鋪間行李架上——沒丟!

    但至于里面的東西,乘務人員并沒有打開查看,因為這涉及一系列問題。

    所以,需要周子揚和蕭鳳璇親自前往鵬城市的下一站州城站自行確認以及提取。

    鵬城距離州城兩三百多公里,坐火車的話,大概也就二三個多小時。

    由于蕭鳳璇說她的行李里面的物品很貴重,并且是自己奶奶留下的遺物。

    周子揚決定立刻去鵬城火車站里,看有沒有最近就去州城的火車。

    一番查詢,二十幾分鐘后,就有一趟火車途經州城。

    周子揚立刻買了兩張火車坐票,然后便和蕭鳳璇匆匆上了那趟火車。

    ……

    火車上——

    “鳳璇,你別太著急啊,行李箱和錢包都找到了,我們只需要過去檢查里面的東西,有沒有丟就好了。”

    火車上,周子揚盡力安慰著蕭鳳璇。

    蕭鳳璇露出虎牙甜甜一笑,輕刮周子揚鼻梁:“子揚,這次多虧有你了,你不嫌棄我這丟三落四的毛病吧。”

    “不嫌棄。”

    誰知,周子揚剛說完話,一滴鮮血從他左鼻孔里滴落而出。

    “嗒~”

    繼而又是一滴從他右鼻孔滴落而出,正好砸在他手背,立刻泛起一小塊斑斕妖異的血花。

    “呀,子揚,你流鼻血了!對不起,對不起,子揚,我不該刮你鼻子的。”

    蕭鳳璇道著歉,趕緊從口袋掏出紙巾先替周子揚擦了擦,繼而將兩張衛生紙搓成兩個小粗條塞住他左右鼻孔。

    周子揚無奈,忍著鼻子剛才被蕭鳳璇那么一輕刮帶給他的刺痛,然后看著蕭鳳璇緊張的表情安慰道:“沒事,不是你刮一下導致的,而是我鼻子之前就有點小問題。”

    話說,這是周子揚由于和金英杰互毆,導致的鼻梁骨線性輕微骨折伴隨癥。

    雖然在外表上看并沒有傷疤,只是有些微紅蹭傷,但是里面的鼻粘膜血管叢是破裂的。

    蕭鳳璇輕刮的那一下,導致周子揚鼻子里面已經開始愈合的鼻粘膜毛細血管叢受到擠壓,鮮血這才被迫流出來的。

    “對呀,一直沒問你,你的鼻子為什么看起來紅紅的,像是跟人打架了一樣呢?”蕭鳳璇心疼的問道。

    “唉,的確跟人發生了一點小摩擦,傷到了鼻梁骨,不過好的一點,只是輕微線性骨折,也沒移位,沒什么大礙的。”周子揚回道。

    “啊,和誰打架了?是趙如龍嗎?哼,這個王八蛋,下手也太狠了!”蕭鳳璇氣憤道。

    周子揚愣了愣。

    難道說趙如龍吸毒協助他人藏毒被抓進牢子里的事,蕭鳳璇不知道?

    “看來是了,鳳璇奶奶過世了,肯定要回老家安葬奶奶,人又不在鵬城,又怎么會知道這些呢。”周子揚心中暗道。

    見周子揚不說話,蕭鳳璇弱弱揮著小粉拳道:“子揚,對不起,改天見了趙如龍,我一定會替你討回公道的。”

    “唉,鳳璇我實在不想瞞你了,我這傷不是和趙如龍打架留下來的,而是另有他人,這一個多月來,你不在我身邊發生了很多事,而趙如龍因為吸毒協助他人藏毒,已經進監獄了。”

    “什么,趙如龍吸毒坐牢?”蕭鳳璇略顯花容失色道。

    “鳳璇,本來不想告訴你我這一個月的經歷的,但是,與其被你慢慢發現,倒不如向你坦白,接下來,我大致給你講一下我最近的經歷,雖然你可能不相信,也或許還會責怪我,但這,的確是我這一個月所經歷的,事情是從你走后開始……”

    周子揚講了大概兩個多小時終于講完了,當然,張曉馨喜歡他的事,和楊天愛假扮情侶的事,柳輕舞八年前暗戀自己最近毀容失憶的事,也對其有所提及。

    只不過,半隱半晦,點到為止。

    饒是如此,周子揚仍能蕭鳳璇臉上看出不高興的色彩。

    隨后,蕭鳳璇的一些話,讓周子揚慢慢提心吊膽起來!

    “子揚,你知道嗎,幸好我提前和你確認了男女朋友關系,如果沒有的話,我估計,這個時候,你應該陪在你說的那個曾經暗戀你八年眾誠集團總裁柳輕舞的身邊,而且你也不用向我說的那么隱晦,我知道你們兩個之間肯定發生了些什么,否則人家未婚夫怎么會平白無故和你打架?”

    蕭鳳璇話到最后明顯冷了三分。

    想了半天,周子揚斗著膽子:“的確,鳳璇,我隱瞞了一些足夠讓你離開我的事,但是,鳳璇,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些事,我也不想的。”

    蕭鳳璇冷聲道:“屁,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周子揚!你當我蕭鳳璇傻嗎!我問你,你和那些個女人,包括和你合伙做生意的張曉馨,你對我隱瞞什么?”

    “接吻。”周子揚挑明道。

    “騰~”

    不出周子揚所料的是,蕭鳳璇立馬從座位上站起身扭頭就走!

    “唉!”

    周子揚嘆了一口氣,頓感無力的虛坐在了火車座位上,他在想要不要這時候將蕭鳳璇追回來,然后實在不行,就當著所有火車乘客的面,將蕭鳳璇吻服。

    不等他想好對策,下一刻,耳邊傳來蕭鳳璇的聲音。

    “周子揚,你是傻子嗎!火車要到站了你不知道嗎!還不走!”

    “騰~”

    周子揚趕忙跟上,下了火車,周子揚看著前面一眼不發的蕭鳳璇,心情低落起來,他有心想攔住蕭鳳璇對她解釋一番。

    但是他周子揚知道,像蕭鳳璇這樣的女孩,只有兩種可能。

    要么不需要解釋,她什么時候想通了,自會和他和好如初。

    要么就是他解釋到吐血,蕭鳳璇還是會和他分手,老死不相往來。

    當然,這兩種可能,只是他周子揚一廂情愿的猜測而已。

    可如果真如他周子揚所想,他還是希望蕭鳳璇是第一種可能。

    從下火車到州城火車站咨詢服務臺,大約十幾分鐘,蕭鳳璇和周子揚之間一直保持絕對沉默。

    他們兩人現在狀態,比路人強一點的是,他們同路而行,并且一前一后,相差不超五米。

    這時的周子揚感覺得自己活在小說里,畢竟他的經歷里狗血劇情滿滿,上一刻他還和蕭鳳璇恩愛擁吻,下一刻就陌路同行。

    沒辦法,這就是他的人生。

    看客們可以隨意評論,但有一點不可否認,那就是有人覺得正常,有人覺得夸張。

    因為,活在這個本來就現實虛假不分的世界里——狗血的不是劇情,而是人生!

    上天賦予人的千姿百態人生,倫理道德卻給他們千姿百態的人生加了各自不同的枷鎖。

    一件事,有無數種解決方式,但只有兩種結果,好或者壞。

    即使周子揚知道,這一個月里,有好多事的確是他錯了。

    但他在朝好的方向解決,他有他解決問題的方式,而他針對蕭鳳璇的解決方式就是——坦白。

    他知道蕭鳳璇正在用她方式在解決這件事。

    而他現在要做的就是——等!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佳首富>,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双色球预测田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