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最佳首富 > 第一百七十章:無法化解的仇

第一百七十章:無法化解的仇

    柳眾誠還是沒想到,他從京都市坐飛機緊趕慢趕還是晚了一步。

    或許他也沒有想到,當過武警,更是他眾誠集團安保負責人的豐陽,居然這么不堪一擊,連一個躺在床上的病人都收拾不了!

    “好好好,這位女警官,說的言辭鑿鑿,說的令人憤恨!我柳眾誠因為有這樣敗類的員工而感到羞恥!現在,我同意警方處理他,不過,這位女警官,請告訴我,我的女兒柳輕舞在哪個病房?”柳眾誠說話滴水不漏,直接轉移了話題。

    夏紫卻是沒想到這柳眾誠居然這么好說話。

    “周局不是說柳眾誠不是善類嗎?難道看走眼了?”夏紫無奈思索道。

    如果周崇山在的話,肯定會告訴夏紫,柳眾誠這是在示弱,他的獅子口還沒張開,等張開的時候,夏紫自會知道他的獠牙到底有多長!

    一指左邊倒數第三的病房,夏紫道:“在那,不過,你女兒還未蘇醒,醫生正在對她進行隔離監護,你這會只能隔著玻璃看她。”

    “謝謝!”

    柳眾誠大步邁向自己女兒所在的ICU病床玻璃窗口。看著里面整張臉被紗布包裹直至脖頸的柳輕舞,柳眾誠攥著拳頭露出痛苦的神色。

    今天早晨醒來,柳眾誠手機開機,打開一看竟然有十幾個未接來電!

    他趕忙回過去,只聽了一句,手機就“當啷”一聲掉在了地上。

    本來今天,他和他的公關團隊,準備和京都市赫赫有名的萬邦集團洽談合作之類的事宜。

    時間,地點,場地都布置好了!

    卻不成想在這個節骨眼上——自己的女兒出事!

    留下自己的公關團體,柳眾誠馬不停蹄坐飛機飛回鵬城。

    剛下飛機又得到一個噩耗。

    萬邦集團拒絕與眾誠集團洽談合作。

    給出的理由是,眾誠集團沒有誠意,企業法定代表人都未到場。

    何談合作?

    而且還是——企業融合方面的合作!

    “嘭!”

    想到這里,柳眾誠狠狠錘了一下墻壁,繼而轉過頭問夏紫:“周,子,揚,在哪!”

    夏紫,包括站在周子揚門口的王凌峰和楊萬鵬一聽,立刻側目。

    王凌峰和楊萬鵬認識柳眾誠,不過也只是在幾次宴會上寒暄過幾句,算不上深交。

    但他們卻分明從柳眾誠的話里行間,聽出了萬丈高的怒火。

    夏紫當然也聽出了柳眾誠的怒火。

    但是,她覺得柳眾誠不應該對周子揚有這樣的情緒,因為周子揚可是他女兒柳輕舞的——救命恩人!

    夏紫未說話,周子揚病房的馬金貴聽到是自己集團董事長來了,立刻站在了門口。

    “柳董,在這!”馬金貴說道。

    柳眾誠大步流星,徑直進入周子揚的病房,期間連王凌峰和楊萬鵬看都沒看一眼!

    王凌峰呵呵一笑:“老楊啊,這柳眾誠好大的威風,視我們如無物,直奔你女婿來的!”

    楊萬鵬沒說話,他并不知道周子揚為何住院,住院又跟眾誠集團董事長柳眾誠有何關系。

    一邁腿,他也進了周子揚的病房,王凌峰等人自然也進了去。

    一時間,周子揚的病房擠了一堆人。

    但周子揚——仍在睡覺!

    只見柳眾誠對身旁女秘書使了個眼色,女秘書直接過去拍了拍周子揚的肩膀。

    “嗬呲~嗬哧~”

    回應的——仍是周子揚的呼嚕聲。

    一旁的宋家星徹底被周子揚這一手給征服了!

    “服了,我宋家星服了!好小子!居然裝睡出境界了,打算誰的面子都不給了是吧!好好好,我倒要看看你還要裝到什么時候去!”

    宋家星心中悱惻完,轉身看了一眼突如其來的眾誠集團董事長柳眾誠,還有柳眾誠臉上那氣憤的神情。

    宋家星嘴角勾笑:“嘿嘿,看這樣子,這周子揚的仇家不少啊,居然連柳眾誠也是來找他周子揚麻煩的?哈哈,這下有好戲看了!”

    本來,見到柳眾誠,宋家星是打算和他打個招呼的。

    因為他和柳眾誠還是有些交情的。

    但看柳眾誠氣勢洶洶的樣子,他一句話也不說,很識趣的藏在了眾人身后,也就是病房門口,然后和他兩個兒子站在了一塊朝里面看著。

    “爸,這是…”宋佳誠好奇的小聲道。

    宋家星眼珠一轉,露出眼白:“別說話,看你的戲!”

    宋佳誠和宋佳豪表情欣然的點點頭,父子三人那一臉心情舒暢悠閑的樣子,就差一人拿一把瓜子倚著墻邊磕邊笑了。

    女秘書見周子揚叫不醒,眼神慌張的看看了她的老板柳眾誠。

    柳眾誠眼睛閃過一絲兇芒,手不自覺的摸向周子揚床沿插的撐吊瓶用的鐵桿。

    “你想干什么!”

    張曉馨和楊天愛立刻擋在周子揚身前。

    柳眾誠一怒:“讓開,這是我和周子揚之間的恩怨,不關你們的事!”

    “周子揚是你女兒柳輕舞的救命恩人!他昨天晚上給你女兒柳輕舞輸了他身體三分之一的血液,不管你們有什么恩怨,等他醒來再說!”張曉馨怒斥道。

    柳眾誠一愣,看向馬金貴:“為什么電話里沒告訴我這件事!”

    “這個,這個,柳董,我們也不知道啊。”馬金貴擦了著額頭上的汗水道。

    柳眾誠一聽,指著馬金貴:“滾!”

    馬金貴趕忙灰不溜溜離開。

    “好,我就等他周子揚醒過來給我一個說法!”

    柳眾誠大馬金刀的坐在周子揚病房空置的一張病床上。

    夏紫這時已經將豐陽丟給了不遠處護士站的護士,剛走到門口就聽見柳眾誠找周子揚要說法。

    “你要什么說法!我來給你!”

    夏紫推開眼前擋路礙眼的宋家星爺三人,然后站在了柳眾誠面前。

    柳眾誠看都不看夏紫一眼:“我要的說法,你給不了!”

    “有什么說法,連我這個警察都給不了你?”

    “昨天晚上,我就在你女兒被歹徒劫持的現場,要不是周子揚及時出手相救,你女兒早都死了!”

    “而且,我最想不通的是!你為什么來了不去質問那個歹徒為什么要劫持你女兒,而是在這里對你女兒的救命恩人大呼小叫要說法?”

    夏紫連珠炮般轟擊著柳眾誠。

    而柳眾誠咬牙切齒,道:“我知道那歹徒會死!但周子揚——不會!八年了,八年了,終于讓我見到這個毀了我女兒一輩子清白的小畜生了!”

    聞言,眾人沒有一個是不傻眼的!

    “啥!”

    “周子揚毀了柳輕舞一輩子的清白?”

    “怎么毀的?”

    “強暴柳輕舞?”

    “還八年前?”

    “八年前,周子揚才多大?”

    ……

    一時間,所有疑問突然在眾人腦子蔓延開來,順便攪拌著他們的腦汁。

    饒是夏紫也為之心神一震,暗道這周子揚是不是真的做了什么玷污柳輕舞清白的事?

    要不然昨天晚上周子揚救柳輕舞的時候,柳輕舞為什么一直和周子揚爭吵?

    要不然為什么正在周子揚打算用辣椒迷霧計準備辣翻歹徒時,柳輕舞大聲說不讓周子揚救她?還突然咬歹徒的手,這才導致歹徒惱羞成怒,一拳將她腦袋和額頭砸到馬路道沿上導致其毀容!

    再結合柳眾誠來時的所有表現,這一切都在告訴著眾人,周子揚和柳輕舞的仇——很深!

    而這仇深到——即使周子揚用自己身體三分之一的血救她柳輕舞,都無法化解的地步了嗎?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佳首富>,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双色球预测田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