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最佳首富 > 第八十二章:黃天明的脾性

第八十二章:黃天明的脾性

    見黃天明離開張孝德家門口,周子揚知道黃天明不會這么輕易善罷甘休,趕緊和張孝德搬著迫擊炮,進了房間關上門。

    爬在墻頭的一個警察看見后,立刻把情況匯報給了黃天明。

    黃天明氣的差點吐血,本來他想找特警狙擊手干掉周子揚,這會他倒機智的躲進了房間,看樣子,剛才只是用那兩門炮向自己示威而已。

    越想越生氣,黃天明找來擴音器,怒不可竭的對著大門內喊:“周子揚,放下武器,立即投降,否則,我們公安機關,有權當場擊斃你!”

    房間內的周子揚冷笑,心里暗道我信你個鬼,放下武器?

    放下武器,死的第一個就是我!

    但黃天明畢竟是警察,如果他周子揚這會不說點什么,估計就算夏紫來了,也很難幫自己洗脫所謂的非法持槍持炮罪名。

    靈機一動,周子揚打開手機錄音功能,防備著黃天明狗急跳墻黑完自己,再反咬自己一口。

    然后,他也對著外面吼道:“黃所長,我受市公安局刑偵隊副隊夏紫同志委托,在此守護二戰時期遺留下來的一座地下軍火庫,她命令我,必須守到她來,否則任何人不得靠近,不信你打電話問她!”

    外面的黃天明一聽,狠狠砸了一下警車汽車蓋。

    “他媽的周子揚,又拿夏紫那個小騷娘們壓我,不過,他剛才說一座二戰留下來的地下軍火庫?他娘的譚大龍,又忽悠我!”

    黃天明二話不說進了譚大龍所在的那輛警車,進去就劈頭蓋臉用擴音器砸在譚大龍腦門上,罵道:“譚大龍,有地下軍火庫,你他媽為什么不告訴我!”

    “黃所,我冤枉啊,我哪里知道有什么地下軍火庫啊!”譚大龍捂著腦袋委屈道。

    “就算你不知道有地下軍火庫,那你他媽為什么口口聲聲說周子揚用槍準備殺了你,又你有什么證據能證明他平白無故槍殺了你?”黃天明罵道。

    譚大龍額頭的汗水止不住下流道:“黃所,實不相瞞,當時我帶了十幾個人找他尋仇,也不知道怎么滴,他就掏出槍出門指著我。”

    “尋仇?譚大龍,你是不是感覺你厲害上天了,找周子揚那小子尋仇?之前人家已經報警到市局說你強擄婦女,市局派我出警,你知道我為什么來了卻二話不說就把車開走了嗎?”黃天明氣的發顫道。

    譚大龍貓見了老鼠道:“是黃所給我面子。”

    “屁!給你個蛋上的面子,是因為周子揚那家伙的后臺硬的連我都惹不起,我以為我走了,你們就會就此收場,各回各家,相安無事,誰知道你他媽還去尋仇!”

    黃天明又一擴音器砸在譚大龍腦門上,譚大龍努著生疼的腦門敢怒不敢言。

    愣了半天,譚大龍沒招了,“那黃所,現在怎么辦?”

    “怎么辦個屁,沒聽見人家是奉了市局的命令在此守護地下軍火庫嗎!”黃天明頭疼道。

    “聽黃所這么說,他周子揚是警察?”譚大龍驚道。

    黃天明不屑道:“他是個屁警察,充其量是個運氣好擺地攤的鄉巴佬而已!”

    “那黃所,他連警察都不是,憑什么在你這個正兒八經警察所長面前說這樣的話啊!”譚大龍說道。

    黃天明一聽,眼睛一亮:“對啊,他周子揚又不是警察,他有什么權利和義務守護地下軍火庫?這事不應該我來嗎!”

    想通這一點,黃天明下了車,對著擴音器喊了兩聲,不過擴音器似乎被他剛才打譚大龍打失靈了。

    遂而,黃天明扯著公鴨嗓喊道:“周子揚,我現在命令你立刻抱著剛才那兩門迫擊炮出來,守護二戰地下軍火庫的事,不是你一個公民的義務和責任!”

    說完黃天明心里暗自狠道:“哼,周子揚,只要你一出來,老子就找機會賞你兩顆槍豆,到時候,你死了,怎么結案就是老子說了算,就算夏紫那娘皮來了又能怎樣,老子只要咬死你拘不交械,還把迫擊炮支在門口恐嚇公安機關,蔑視國家威嚴,哼哼,到時候…”

    周子揚一聽,冷哼一聲,暗道這黃天明打的真是如意算盤,非逼自己出去不可嗎?

    “既然這樣,我周子揚還偏偏就不出去,還讓我抱著迫擊炮出去,估計剛出去就被你打成篩子,到時候還扣我一頂持炮與警方對峙的罪名,哼,真是心黑的厲害,老子就不出去,看你能奈我何?只要夏紫來了,你就算有天大的陰謀,也得破產!”周子揚心中冷笑道。

    黃天明見周子揚不回他話,恐嚇道:“周子揚,我再說一句,出來,否則我將派人進去,后果自負!”

    周子揚一聽,說不怕黃天明進來肯定是假的,故而拖延時間道:“黃所長,里面滿滿一屋子都是槍炮彈藥,你進來我當然雙手歡迎,不過,萬一一個不小心,爆炸了,可別我沒提醒你!”

    “你這是在恐嚇我嗎?”黃天明嘴角抽搐道。

    “天大的冤枉啊,我說了讓你們進來,你不進來,怪我嗎!”周子揚道。

    黃天明也是一個吃軟不吃硬的家伙,聽周子揚跟他打太極,說道:“好,既然這樣,我這就派人進去,小張小李,進去!”

    小張小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卻是誰都不敢進門,黃天明見狀,小聲道:“怎么,我說話不好使了嗎?你們兩個進去,如果你們覺得有必要,或者他和那個啞巴男的稍微敢阻攔,當場擊斃他們!”

    小張小李一愣,所長這是打算要里面那家伙的命啊,小張小李無可奈何的嘆了一口氣,穿上防彈衣翼躡手躡腳的踱進了門。

    周子揚透過窗戶一看,頓時緊張了起來,但是嘴上卻心口不一道:“哎呀,感謝黃所長派人進來啊,不過,最好找一個懂拆彈的專家進來,剛才我一個不小心,好像踩著地雷了,我這會一動也不能動,好痛苦啊!”

    小張小李一聽,嚇的立刻退出門外。

    卻不曾想,迎面便被黃天明指著鼻梁喝止道:“你們怕什么,他明顯是在騙人,你們聽不出來嗎!”

    “所長,先不說人家是不是騙人,人家都說已經報告給市局刑偵隊長了,我們何必這時候進去激化矛盾呢?”小張有些不滿道。

    “你說什么,再說一句,他媽的,小張,你還想不想在派出所干了!”黃天明暴跳如雷道。

    “黃所,你還別拿話壓我,在你手下當了這么多年文案警察了,一次摸槍的機會都不給,剛摸上槍你就讓我沖鋒陷陣,你覺得合理嗎!”小張氣憤道。

    小張名叫張延庭,附近張家村人,說直白一點,他和張孝德有些叔伯堂親上的關系。

    因為聾啞人被村里人指指點點的原因,張孝德自幼便住在李楊城中村一處祖上傳下來的老宅這里。

    之前張孝德找他張延庭報過好幾次關于譚大龍毆打自已老婆的警。

    張延庭有心想幫張孝德,可每次案子卷宗遞到黃天明手里,黃天明都會說證據不足,不予立案偵查,氣的張延庭敢怒不敢言。

    今天黃天明居然還告訴自己進去只要進去稍微阻攔,就要槍斃他們?

    這不是瞎扯淡嗎!

    “行,張延庭,你有種,小王,電話打完了沒,打完過來拿槍進去!”

    黃天明指著張延庭,隨后又招呼他的親信小王,小王渾身突然燥熱起來,手也有些顫抖,因為就算里面的人沒有踩著地雷,這趟差也是苦差。

    因為,他是知道黃天明和里面的那個叫周子揚不和的。

    小王之所以能混上黃天明的親信,就是因為他能摸透黃天明的脾性。

    可今天黃天明的脾性,分明是想將里面的周子揚置于死地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佳首富>,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双色球预测田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