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小仙的凡界生存記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打斗

第一百一十二章 打斗

    不好的事情?只單單將他們困在這里,可不算是所謂不好的事情!

    眼睛一瞇,果斷道:“繼續走!”

    她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東西在故弄玄虛!

    “是。”

    姬瑤跳上馬車,這回卻是她在前面,而讓流音去后面休息。

    姬瑤能夠夜視,這才更能夠清楚的感知到,周圍的環境并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分明馬車是在確確實實地前進著,但那一顆樹似乎是在跟著他們走,永遠都跟在他們的左邊,那上邊纏繞著的那一條小蛇,也似乎永遠都吊在那棵數枝丫的尾端。

    “流音,白日里,你可見著了一棵松子樹?那上邊兒有蛇盤旋著”

    “白日——松子樹?那倒是不曾。只是......天快黑時,松子數倒總是時不時的看見一棵,至于蛇,那倒是沒有見過。”

    沒有見過?

    姬瑤嘴邊緩緩咧出了一抹笑,頓時氣勢大漲:“駕!”

    同時,手中鞭子一抽,那三四個人懷抱的大樹便被驚地左右搖擺起來。

    那蛇也睜開了眼,一瞬不瞬地盯著始作俑者,不斷地吐著信子,毒牙處漏下的不知唾液還是毒液,姬瑤冷笑一聲,再次一鞭子湊過去,那樹頓時“咔嚓”一聲,晃悠了幾下,在緩緩倒向后邊兒的過程中,那蛇終于一個飛身,直直朝姬瑤而去。

    她一掌拍開,眼睛卻隨著它離開的方向而去。

    那蛇眼睜睜地看著自己離那個人類越來越遠,卻也知道自己惹不起起她,落地后,在原地盤旋了幾圈,便飛速地溜走了。

    姬瑤心中大石驟然落地,一笑,便鉚足了勁兒去追。

    那蛇越來越快,馬車也越來越快,最后,不知是多了多久,前邊兒慢慢地出現了一抹微光,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最終,成了一個大屋子的形狀。

    那蛇正跑的汗流浹背,突覺身后追它的魔鬼停下來了,好奇地往后一看,正好與她的目光對上。

    蛇:“……”嚇死俺了!

    連逃跑路上都沒停止過吞吐的信子都僵在了原處,就那么尷尬地停在了半空中。

    姬瑤的又咧開了嘴,眼中滿是笑意。

    那蛇渾身一抖,眨眼間,便不見了蹤影。

    姬瑤搖了搖頭,對著身后的馬車說道:“下來吧,咱們到地方了。”

    “這……不是……”流音有些遲疑。

    姬瑤卻沒回答她的問題,只抬頭看著天空,那方才還是空曠的黑幕上,已有了明亮的星月為之作裝飾,只那月的光芒竟然十分黯淡。

    姬瑤心道:看來還真是一個大妖。

    “今天是什么日子?”

    “是十五。”

    姬瑤撐著手,細細地思考著。

    十五,陰氣最盛的日子,怪不得——

    “咦?姑娘,你們怎么又回來了?”

    果然不出所料,這個人,只要是需要他的地方,他便會立即出現,且是隨叫隨到。可不需要他的時候,便似乎這世上沒有這個人的存在。

    仿佛,生來就是為了接應他們這些外來客。

    流音只靜靜地站在姬瑤后邊兒,手中牽著馬繩,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盯著姬瑤的后背,并不開口。

    即使心中見到這熟悉的地方,心中再是如何驚駭,面上也不露分毫。

    “小二,準備一間上房。”

    姬瑤覺著,既然這幕后的東西是想要強留他們在這兒,他們便順著“它”的意便是了,總比路上窺視的感覺好些。

    那小二愣愣地接過流音手中的馬繩,很是不解。

    但有生意便是好是,便也噙著笑干活兒去了。

    現在已是三更,那大廳卻還是燈火通明。

    那小二抱著自己的菜單上前,問:“可需要上幾個菜?”

    “不必了,我們住哪件房?”

    小二笑呵呵道:“那便還是原來的兩間,可行?”

    姬瑤搖頭道:“這次只用一間就好。”

    頂著他疑惑的視線解釋說:“銀子有些不夠用了。”

    “哦哦!好的好的!”您那平淡的樣子,也也不像是沒錢的樣子啊?小二心里這樣嘀咕著。

    姬瑤見著了,心中也是一嘆,這個人也還是挺生動的嘛!

    “今夜你便在這里休息,我出去查探查探,這房被我設了陣法,你呆在里邊兒就是最安全的。”

    姬瑤囑咐完了,也不管她如何反應,便屏住氣息,從窗口跳了出去。

    依然是那一間熟悉的房間,外面一片漆黑,但跨過了那一條界限,里面卻是一片火紅,那紅有些艷,有些刺目。

    那個面容稚嫩的店小二呆呆地坐在窗沿處,那個一身紅衣的女子卻沒有俯在他的膝上。

    她正背對著姬瑤坐在桌旁,從姬瑤的角度看過去,也只能看見她微動的肩膀。

    今日是十五,陰氣最盛的日子,也是……妖力最強的日子。

    姬瑤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背部——也就是那題條界線上正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在漸漸發力,向外擴張,那界線不斷向外邊兒延展著,吸收外面的某些東西,吞噬外邊兒的某些力量,然后,里面再接收那些東西的時候,那些被吸入的力量就便得更為純粹。

    姬瑤盡量將自己縮小,最后調動自己渾身的法力,讓自己變成了一粒微不足道的東西,但她不知道自己變成了什么,只知道很小很小,或許是一粒米,又或許是一粒鹽、一粒塵埃——

    總是,是能夠被風輕易帶走的某樣東西——

    在不知多少次的頭暈眼花的翻滾過后,終于從門縫處被卷了進去,飄落到一床柔軟之上。

    姬瑤甩了甩自己的腦袋,努力讓自己站定起來,等看清了前面的一堵血紅色,便又順著一陣風自然地飄起,待那風兒劃過那男人的衣衫時,往腳尖注入了些力量,一躍而下,從男人的衣領處滑入。

    當然,她并不是從最里面那一層進去的,她雖然有些不羈,但還是注意著男女大防。

    但即使是這個位置,也很夠了。

    若是人還有心跳,如此近的距離,那聲音她是聽得見的。

    可現在,事實告訴她,她并沒有聽到那規律而動人的生命之音。

    雖然早就猜到了這個結果過,但心里還是免不得一陣復雜。

    大紅色——婚服,龍風燭——喜燭。

    情之一字,果真是害人不淺。

    她自從那大荒之地出來后,幫的人也不少,那些也都只是些小事,每每有什么大事,一定是有什么情感糾葛牽涉其中。

    人有七情六欲,故也容易生些是非。

    “妙哥哥,今日是最后一次了——”那少女憐惜又溫柔的嗓音灌入了姬瑤耳中。

    她只聽到屋內烈風陣陣,陰氣也越來越盛,眸子一凜,從記憶深處鉆出了一種陰邪的術法——

    若以千人魂元相祭,便可令尸體保存完好的人復活。

    所謂魂元,既不是魂,也不是魄,而是魂魄之上的生機。心之精爽,是謂魂魄(1),附形之靈為魄,附氣之神為魂也,而魂元,便是附在魂魄之上的某種力量,有了它,魂與魄才能發揮它們本該有的作用,若是失了魂元,魂魄也便是死的,失了魂元的人,人還是活的,有氣息,有心跳,甚至能說話,只是說是隨便說,活也是隨便活,內里卻就像是干枯的木頭。

    怪不得,這里并沒有感覺到什么怨氣,原來還真的沒有害死過人。

    正在心里思量著自己要不要出去打架,從房頂便傳來了一絲厲呵:“妖孽,爾敢?”

    話落,頓聽見了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想必是外邊的桌椅板凳、珍寶古器碎掉了不少。

    爾后,便是一陣打斗聲,待姬瑤好不容易從他衣服里鉆出來,便只見到那老道人狼狽的從房頂掉落下來,身上不知何時也已經多了一捆紅色的繩索。

    “哼,臭道士,你來得正好,今日我便不殺那些人,你一個便頂得了他們全部!”

    那少女說著這么一句話,再艱難的從地下爬起。

    姬瑤這才見著了她的正臉,一張精致的臉,雖是妖,卻絲毫沒有妖媚之態,若不是身上環繞的妖氣,那稚嫩的臉倒更像是養在深閨中的小姐。

    眼見那妖怪右手已經聚攏了一團子紅色的氣,而那穿著一身道服的白日里的那個青衣老人家已經一臉“吾命休矣”的閉上了眼,姬瑤再顧不得,大喊一聲:“住手!”

    “誰?”

    那女子猛地將視線放在了出聲處,卻什么也沒有看見,正準備將頭轉開,便驚訝地發現,那萬千塵土中竟有一粒十分微小的東西慢慢面大…..

    在兩個人吃驚又警惕的目光中,漸漸凝成了一個黑衣束發的勁裝少女。

    “你是……”

    那女子開口吐露出一個問句,手中卻已凝成一把無鞘的青色寶劍,面上更是充滿了戒備。

    姬瑤拱了拱手,笑瞇瞇地自報姓名:“這位姐姐,叫我姬瑤便好。”

    那女子卻并不吃她這自來熟的一套,只是冷哼道:“你與這道士是一伙兒的?”

    可此前,分明沒有從這姑娘身上瞧見任何術法的痕跡,更沒有絲毫的靈力波動,只這老道,一進門,身上那一股功德之氣與已經外泄的靈力便被她看了個透徹。

    “姐姐,我并不認識他。”姬瑤倒是好聲好氣地為她解釋。

    “那你來此處作甚?”心中暗暗思量著彼此實力的差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小仙的凡界生存記>,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双色球预测田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