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小仙的凡界生存記 > 第一百章 開審(16)

第一百章 開審(16)

    哼了一聲道:“本姑娘倒是覺得,你莫非是喜歡上了她的身子?覺著她這一個女子為你做到如此地步,便感動的無以復加,然后便欣然接受了?”就像衛柳那個十分自以為是的父親。

    “怎......怎么會?”那男子漲紅了一張臉,眼中卻全是控訴:“卿樓再是不堪,也不會喜歡上這等自甘下賤的女子,只是,若我當初能夠聰明警覺點兒,不著了她的道,那么,她便不會筑成大錯。更何況,既已有了這夫妻之實,我便知道,阿柳便再不會要我了,再加上,這也是祖母希望的,我本想了結了自己.....母親卻又以死相逼......”

    這倒是像他會做的事.......

    姬瑤毫不客氣道:“既然你在這些人的相逼之下妥協了,你這會兒又為何要見她?”

    “我知道,我已經沒資格見她,可我只想確認她是否安好......”

    姬瑤點頭,總算是有那么點兒自知之明。“那么,第二件。當初種種跡象都證明,衛柳,也就是我扮的那個衛柳,是殺你夫人的兇手時,你可曾懷疑過她?”

    陳卿樓有些難堪的轉過了頭:“懷疑過的。阿柳——你扮的那個阿柳回來之后,我見的第一面便察覺有些不對,后來我又時常跟著你......你最常見的卻是安王殿下,又是去吃喝玩鬧......因此,我覺著你性大變,再加上,我們......我們之間的感情,你,不,是阿柳對我的情誼我十分清楚,便還是懷疑了,覺得這樣的事情也是不難作出來的......抱歉。”

    “可,我聽衛柳說,她從前那些亂七八糟的傳聞,你可是一次都沒信啊?”

    陳卿樓的頭埋得更低了:“其實,有些時候,我是有些疑惑的,畢竟,每個人都那么說。阿柳的性子也卻是有些火爆,可一看到她,我便知道了,便想起來了——她是個什么樣的人......”

    神色溫柔起來:“她是個再嘴硬心軟,再良善不過的人吶......”

    “所以,你便偷藏了那份所謂衛柳寫給你夫人的書信?”

    陳卿樓有些吃驚:“你知道?”

    姬瑤撇撇嘴:“這不是很明顯嘛,我既然沒拿過那東西,那東西又是作為證據來陷害“衛柳”的,我既然沒拿,便只有你有那個能力拿到了。”

    “我雖是懷疑,但對她的信任還是占了多數,便偷拿了那封信想要毀掉,可仔細一看......這字跡雖然完全一樣,但卻更令我懷疑了,因為,其中每個字都很工整,以阿柳的性子,寫到一半便沒有耐心了,后面的字總會有些潦草。我早就聽說,要想要仿造一個人的信件,處了模仿,還可以描摹,那描摹的人該也是沒有耐心的,只描了上半部分的字......也是她懶,從來不肯好好寫字,更不說那么長的信,因此這個習慣才沒多少人發現。”

    說道這里,竟然輕輕笑了一笑,只是,還帶著淚痕的笑臉也并不如何美觀也就是了。

    姬瑤調侃道。“看來,你們時常互相寫情書嘛!”

    那個人似也是想到了什么,嘴邊又露出了笑容。

    “可我知道,如此,這封信更不能交出去了,既然能拿到她的親筆信,那么,這背后之人定是她的某個密友,若我說這信不是她寫的,那么......”

    姬瑤若有所思:“那么這個知道你們私情的這個所謂密友定會以你包庇她為由,否認你的這個說法......”

    “姑娘說的是。”

    “當真是個癡心人......”

    那人卻只是勉強一笑。

    姬瑤自然也注意到了,心里又補充道,只是現在這個世道,誰都不是獨立的一個人,便不能只當自己是一個人,所以,顧忌的多,在意的多,若是不夠聰明,便只能舍了衛柳......

    當真是可憐。

    搖搖頭。

    動作利落的取下系在脖頸間的繩子。

    “接著。里面是你的衛柳,你們先聊著,我便出去了。”

    擺擺手,大步踏出了房門。

    身后一縷青煙從玉瓶飄出,裊裊間,在陳卿樓顫抖又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化作了人形......

    “阿柳!”

    ......

    姬瑤坐在酒樓二樓的窗沿處,背靠著窗攔,一只腳在那橫欄處躺平了,另一只掉在下邊兒晃晃蕩蕩的,好不自在。

    仰頭,又灌了自己一大口酒。

    “真爽!”

    隨意扯起袖子擦了擦嘴邊的酒漬,突然眼前一亮,朝下邊兒揮了揮手:“安王殿下,看這兒!”

    底下忽聽得自己名字的人抬頭,就見著她一副危險的坐姿,嚇得倒退了一步,又無奈的笑笑,急忙仰著脖子跑上了樓。

    “你倒是過得瀟灑。可知這衛家與季家都因著你亂作一團了?”一進門,孟鈺就意味不明地來了這么一句。

    姬瑤笑著答:“是么?你不是也挺閑得,怎么這會兒就出來了?”

    孟鈺搖搖頭,一臉心痛狀:“哎——親眼看見夢中情人在眼前破滅的感覺可是真的不好受,看得本殿心頭堵得慌,你說,她怎么就這么......以前我雖不怎么注意她,但印象中也是個挺乖巧的女孩子啊......你說這......”

    似是太過無奈,也隨手抄起桌上的一壺酒灌進了口中。

    姬瑤卻并不想再聽這個女人的事情了,強行打斷了對方的強行悲傷:“你今日怎么會去聽那一場戲?”

    這和他從根本上來說,是沒什么關系的。

    “還不是父皇,覺得本殿涉世未深,容易被人哄騙,特勒令爺去長長見識!”

    “那你如何這么快就出來了?”

    孟鈺又灌了自己一口酒,眼神落到了虛處:“就是覺得......覺得有些可怕。”

    此話一出,空氣靜默了一瞬。

    姬瑤心中嘆道,有這么一個好父親在,他還有什么可怕的呢!

    “想必,你出來時,那位陸大人的臉色應該不會好吧?”他同自己可不一樣,他是正經被請去旁聽的,中途卻退下來了,想必那位臉色本就黑的陸大人此刻會黑得更厲害,不,或許能變白?或者。變青也是有可能的。

    想到這里,腦子里就出現了那樣一個白青臉的陸大人,一時間笑出了聲。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小仙的凡界生存記>,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双色球预测田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