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魔尊掉進湯鍋里 > 第一百五十三章 莫名筑基了?

第一百五十三章 莫名筑基了?

    蔡菜回頭,就看到一個美得不似真人的少年站在距離自己幾丈遠的地方。

    如果說煦主子的美是那種超越了凡俗的高貴華美,眼前這少年則是完全不食人間煙火的那種純凈剔透之美,令人見之就忍不住自慚形穢,就連發一發花癡都會覺得是對他的一種褻瀆。

    如果是在其他地方遇到這樣一個少年,蔡菜絕壁會心懷感激,感謝上蒼給了她這樣一個機會,能夠欣賞到如此美少年。

    然而在這片神秘的林子里,她看到他,第一反應是——該不會又是個幻影吧?

    不過美成這樣,即便是幻影,她也心滿意足了。

    此刻,少年垂眸,淡銀色卷曲的長睫毛將他的眸子完全遮住,然而即便沒能看到他心靈的窗戶,她也能夠想象得出他的眼睛該有多美。

    他的唇色似乎有些偏淡,就像受傷失了血色,是那種淺淡到近乎透明的粉,卻能夠勾起人心底強烈的保護欲,只想將他護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不讓他感受半點風霜雨雪。

    “你……住在這附近?”蔡菜深呼吸數次,令自己的情緒變得平穩之后,這才小心問。

    “嗯,打從出生起,我就住在這片林子里。”少年抬眸,望向了她。

    蔡菜頓時驚呆了!

    想象中的美眸并不存在,他的眼眸一片雪白,眸中居然沒有瞳仁!

    “嚇到你了嗎?抱歉!”少年垂下眼瞼,淡銀色長睫毛再度覆蓋了眼眸。

    “我只是感到有些意外,你……看不到嗎?”蔡菜雖然不想揭人傷疤,然而卻也不得不問。

    “對,我是天盲,出生之后就被家人扔進了這片深潭。”少年道。

    “那你……是怎么活下來的?”蔡菜滿面疼惜道。

    “我當然沒有活下來,一個嬰兒被扔進了充滿毒素的深潭,很快就被潭水中的厲鬼給撕成了碎片。”少年淡淡道,他說這些話時情緒一直都沒有起伏,仿若一架冰冷的機器。

    “你是怨靈嗎?你想要我帶你離開這里?”蔡菜停頓了三秒后道。

    按理說她應該扭頭就逃,邊逃邊喊救命才符合常理,可她看到少年的眼眸時,心里涌起的滿滿都是疼痛,就放佛她能夠感同身受一般。

    她試著想象一下,一個剛出生的白嫩嫩的小嬰兒,就因為眼疾,被父母狠心拋入深潭,還是一個充滿了毒素的深潭,潭水中藏有許多可怕的厲鬼,厲鬼一見小嬰兒便蜂擁而至,然后將他無情地撕碎后吞噬。

    蔡菜沒察覺時,已經是淚流滿面了。

    “呵呵,居然是純凈之靈,我等了百年,終于等到了一個純凈之靈,唯有純凈之靈才能夠凈化九階鬼王的戾氣,讓我通過陣法時不會被絞成碎片。”少年喃喃自語道。

    下一秒,蔡菜只覺得額頭一片冰涼,跟著這片冰涼便進入了她的腦海中,然后她的腦海中似有兩根棒子在狠命攪動,痛得她眼冒金星,轉瞬她便暈了過去。

    蔡菜是熱醒來的,睜開眼,她有種恍如隔世之感。

    毛毛軟趴趴地躺在她身邊,一只大翅膀小心將她護住,她之所以會感覺到熱,是因為毛毛的身體在發燙,體感溫度接近四十度。

    “毛毛,你發燒了?這可怎么好?”蔡菜用力從它翅膀底下鉆出來,急得圍著它直跺腳。

    “十八代乖徒孫,它這是在吸收神獸鯤鵬的血呢,等它吸收完之后,自然會沒事的。”腦海中忽然傳來一個清脆的少年男聲。

    蔡菜一驚,抬眸四周掃了一遍,一個人也沒看到,她更驚了,渾身做出一種超級戒備狀態。

    “哎呦!乖徒孫你平時看著挺機靈,這會兒怎么就這么笨了?”少年帶著郁悶道。

    “你,你是誰?你在哪兒?”蔡菜仰頭沖著天空叫道。

    “我在哪兒?本祖師爺自然是在你的識海中!”少年一副怒其不爭的語氣。

    “祖師爺?你難道是那個藏在我腦袋里,一直偷吃的賊老頭子?”蔡菜終于反應過來了。

    “哎呦!氣死我了!你個不懂上下尊卑的臭丫頭!你祖師爺我分明是風流倜儻的英俊少年,我哪里老了?”賊老頭子委屈得要命。

    “行了,別裝神弄鬼了,你不是個只會彈字幕的啞巴嗎?怎么忽然間就會說話了?”蔡菜不耐煩道。

    換成是個陌生人她肯定會害怕,可這賊老頭子已經在她腦袋里藏了一年多,截流了她一半的靈力,還偷吃了她無數靈食,正所謂吃人的嘴短,她有什么好害怕的?

    “哎呦!蠢丫頭,你難道就沒發現,你已經開辟出了識海嗎?如果不是本祖師爺幫忙,你這會兒都該被那鬼東西給奪舍了。”賊老頭子氣呼呼道。

    “本王才不稀罕奪舍一個女體,我只是暫借她識海安身,順便凈化戾氣,等我出了秘境,自然會離開她的身體。”另一個純凈空靈的聲音響起,正是之前在林子里遇到的那個少年。

    蔡菜簡直都無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一個二個哪里不好呆,非要呆在她的識海中?

    誒?不對!識海?那不是筑基修士才能開辟出的神識空間嗎?

    蔡菜驚得一哆嗦,然后小心翼翼將神識探入眉心深處,然后她便看到了一個游泳池大小的純凈透明的圓形水塘,水塘邊兩對面分別靠著一個少年。

    其中一個生得眉目清俊,相貌雖不及煦主子那么美,卻是比班少主要美上三分,他身穿亮紫色法袍,一頭紫色長發在水塘中漂浮著,看起來騷包極了;

    另一個正是之前在林子里看到的少年,他穿著繡著銀色暗紋的白色長袍,一頭銀色長發無風自動,將他整個人都裹在了銀發之中,五官若隱若現,卻是越發地不沾染絲毫煙火之氣了。

    “你,你們,誰能告訴我,這究竟是發生了什么?”蔡菜木呆呆了半晌之后,終于開口。

    睡了一覺之后就筑基了,而且識海中一下多出了兩個美少年,就算是白日夢,也夢不到這樣的美事吧?

    可是蔡菜此刻卻只想哭,腫么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魔尊掉進湯鍋里>,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双色球预测田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