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魔尊掉進湯鍋里 > 第一百二十章 遇刺

第一百二十章 遇刺

    城主自然也了解路巴山的德性,之前還想出手干涉來著,這會兒看自家干閨女兵不血刃就替路巴山還清了積年老債,又是好笑,又忍不住對蔡菜有些佩服。

    干閨女的智商夠高啊,也難怪路老怪肯收徒了,若是當年小簡簡落到這樣一個師傅手里,沒有他這個親爹看著,怕是要整天被人追債了吧?

    壓抑著心中的笑意,愛簡真君一臉嚴肅道:“老路,雖說我這閨女是干的,但我疼她的心一點不比我家小簡簡少,我閨女做了你徒弟,你這個當師傅的若是還像從前一樣大手大腳,讓我閨女跟著你受窮受人白眼,我就把閨女扣在城主府,再不讓你見她!”

    “瞧你說的,哪兒能呢?我自己的徒兒我當然疼了,我得盡快讓她熟悉陣法基礎,爭取在我死之前把她培養成六階陣法宗師,這樣我死了才能瞑目了。”路巴山也難得嚴肅起來。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今后如果遇到特殊困難,我看我閨女份兒上,肯定會援手一二的。”愛簡真君點頭道。

    “說起來你們城主府的防護陣也有多年沒維護過了,過幾天我抽空再去給你們拾掇拾掇。”路巴山也十分上道,趕忙笑著答。

    蔡菜看著師傅和干爹相處得十分融洽,她也笑得十分開心,都是又粗又壯的金大腿,雖然她師傅窮了點兒,好歹也是個元嬰真君啊!

    在蔡氏宗族的五年里,她做夢都沒有想過有朝一日能跟一位元嬰真君攀上交情,而現在,身后就靠著兩座元嬰大山,這感覺實在太夢幻。

    一場盛宴在和樂融融中結束了,路巴山兩千八百多歲總算得了一個徒兒,自然心急得很,巴不得將自己平生所學統統灌注到她的腦袋里去,只是跟城主打了個招呼,就帶著蔡菜匆匆告辭離去。

    “師傅,您總得容我回去收拾下隨身行李吧?這么急做什么?”蔡菜抱怨道。

    “不急能行嗎?像你這個年紀的少年英才們很多都已經筑基了,可你呢?連續突破了五層也才練氣九層,離筑基都還遠著呢,趁你這段時間穩固修為,我得趕緊先傳授你一些基礎知識。”路巴山正色道。

    蔡菜聽他這話,頭一次覺得這人有點兒師傅樣兒了,元嬰真君都有縮地成寸的本事,路巴山心急,正要用這個術法,就看到眼前一道迅疾的綠色劍光朝著他襲來。

    蔡菜還來不及驚呼,就看到路巴山伸出手去,那道綠色劍光居然落在了他掌心,一接觸道他掌心,那綠光便幻化出一行潦草的字跡:遇強敵,望月峰,救

    “劍符傳信!徒兒你先回,阿珊出事了,師傅去救她!”路巴山說著便塞給她一個打開路府禁制的玉牌,然后直接縮地成寸朝著城外疾行而去。

    事發突然,蔡菜總覺得有哪里不對勁兒,但她一句話都還來不及說,路巴山便已經沒了蹤影。

    下一刻,她的神經忽然就緊繃起來,下意識地取出了盛安真君送她的那道九階防御符直接撕開,千層防御符的靈光剛剛閃現,就聽到“倉啷”一聲金屬碰撞的聲音響起。

    蔡菜根本沒看到襲擊她的人是誰,只聽到一聲疑惑的“咦?”,跟著便又是一聲“叮叮”的劍刺到金屬上的聲音,防御符的靈光閃爍了幾下,明顯變得暗淡了許多。

    蔡菜暗暗叫苦,想要咬牙取出那張遁地符逃命,卻又害怕一下子傳送到不知名的遠方,憑她一個練氣九層,能不能在外面未知的危險中活下來呢?

    思及此,她故作驚慌失措,整個人跌坐在地上喊:“救命啊!”

    然而她的喊聲卻似乎被一層結界給封住了,根本沒能擴散開來,至此她已經明白了,來人應該是個金丹期修士,他的目的就是致她于死地。

    “哈哈!小丫頭,你的防御符雖然厲害,卻也只能防住三次致命襲擊,現在我再來一劍,你的防御符就廢了,接下來我只需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你了!”來人十分猖狂地出現在了她身前,舉起劍再次朝著她面門狠狠劈下。

    蔡菜完全躲不開,只能依靠防御符接下這第三劍,防御符的靈光最后閃了幾閃,徹底滅掉了。

    來人帶著黑色的面罩,無法分辨出究竟是誰,橫豎蔡菜也不認識什么金丹期修士,就算人家不帶面罩也未必能認得出。

    見她的防御符終于失效了,來人大笑著道:“受死吧,丫頭!”

    就在他再度舉劍時,看到蔡菜一臉驚喜朝著他身后喊:“班少主,救我!”

    來人下意識回頭,蔡菜趁機取出早已捏在掌心的那道封存著元嬰修士一道劍意的攻擊符撕開,刺客感受到強大的劍意想要躲開時,已經晚了,他只來得及微微偏了偏頭。

    元嬰修士強大的劍意直接將他的右肩劈開,齊根處斬下了他一條臂膀!

    鮮血四濺,來人痛呼一聲,然而他卻是個真正的狠人,取出一枚療傷丹服下,然后打出一道術法,直接用靈力裹住了自己的傷口。

    這當口,蔡菜想要撕開那道遁地符時,卻發現自己的靈力已經被刺客禁住了,金丹修士想要對付一個練氣小修不要太容易,之前是她反應及時撕開了防御符,否則一上來就被人秒了。

    這下子蔡菜是真的亡魂大冒,心有不甘地轉動眼珠子想要看看周圍有沒有人出沒,然后她驚訝地發現,往來的行人似乎都饒道而行,根本看不到他們這邊打生打死的。

    “哼哼!別看了,死丫頭,我已經布下結界,除非有金丹中期的路過,否則沒人能發現我的結界,就算你喊破了喉嚨,也沒人能救你了!”蒙面刺客惡狠狠道。

    “既然落在你手里,要殺要剮悉聽尊便!”蔡菜梗著脖子道,其實她這會兒是很想求饒的,但是她能看得出此人眼眸中那冰冷而殘忍的光芒,即便她把頭磕破了,無非讓對方在殺死她之前心理也得到滿足,所以她寧可裝一回硬骨頭。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魔尊掉進湯鍋里>,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双色球预测田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