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魔尊掉進湯鍋里 > 第八十三章 奇葩城主

第八十三章 奇葩城主

    蔡菜打來到廣陵城也曾路過幾回城主府,其富麗堂皇簡直像暴發戶的家,到處都是亮晶晶明晃晃的充滿了靈氣的裝飾品,據說那大門上的匾額都是用了萬年靈木制成,如此暴殄天物如此高調炫富,卻愣是沒一個人敢去偷。

    金鹿來到大門前忽然紅了臉道:“我爹那人品味就是這么粗俗,蔡菜姐你們別見笑啊!”

    此言一出,蔡菜頓時楞了,她爹?這句話內涵有點兒勁爆喲!

    金鹿也反應過來,伸手揭掉了臉上的一層薄膜,眼睛還是那雙靈動的眼睛,可是配上纖細秀挺的鼻子和櫻桃小口,整個五官就有了一種驚心動魄的美,更難得的是,皮膚是那種純天然的好,膚如凝脂吹彈可破,讓人一見就有種被人比作了云泥之感。

    蔡菜這個標準顏控有種前世追星族見到偶像的興奮,一雙眼變得亮晶晶的,硬生生壓住想要捏一把那臉蛋試試手感的沖動。

    金鹿卻躬身道歉:“我真名叫做金簡,對不起,之前不是故意想瞞著你們,我只是想以平常人的身份去殺妖獸,而不是以城主千金的身份被人處處保護著,所以才戴了這張冰肌面具。”

    蔡菜對此并不介意,她只是換了張臉而已,完全沒有做過任何對不起她們的事,人家想要隱瞞身份是人家的私事,身為城主府的大小姐,肯去前線拼死戰斗,又肯如此放下身份折節相交,足見小姑娘人品不差,是個可交之人。

    “咦?這東西挺好玩兒的,我居然一直都沒看出來是假臉呢。”蔡菜好奇心完全被金簡手中的那張薄得近乎透明的面具給吸引了,這不是武俠小說里打家劫舍闖禍時的萬能道具——易容面具嗎?

    “姐姐喜歡以后有機會我幫你留意著,這個我得留著自己用,元嬰期以下沒人能看穿我的偽裝,而且可以隨意變換成其他模樣,這樣我才可以隨便溜出府,走出去有不怕被人認出來。”金簡俏皮地吐了吐舌頭,趕忙將面具收回儲物戒中,一副小孩子舍不得寶貝的樣兒,惹得蔡菜忍不住失笑。

    這時耳旁忽然響起一個傳音:“本尊以后找到合適的材料就幫你煉制一個,不用稀罕旁人的。”

    蔡菜側頭,就看到煦一副生悶氣的樣兒,看起來又委屈又可愛,若不是眾人都在,她絕對會忍不住去揉揉他的發頂。

    最近她發現,小魔頭對她的底線越降越低,她毫不懷疑,不久后的將來,他就能變成真正的小萌娃,可以任由她搓圓捏扁,那場景,嘖嘖,想起來都令人興奮呢。

    金簡的真容一露出來,城主府的門衛立刻換上了燦爛的笑臉,一個個激動地迎上前。

    “大小姐,您可回來了,城主大人都發脾氣了!”

    “是啊是啊,他又去演武場操練護衛隊的人了,剛才衛隊長都被打得鼻青臉腫呢。”

    “如果不是怕我們四個傷了臉會損了門面,我們肯定也逃不了。”

    “大小姐您就可憐可憐我們,以后千萬別偷溜出去了。”

    四個門衛一人一句地訴著苦,金簡卻是一副熟視無睹的樣兒,淡淡道:“我爹操練你們也是為了你們好,等你們真的對上了妖獸,就知道平時挨打的好處了。”

    “是是是,大小姐教訓的是。”門衛趕忙賠笑。

    “諸位,請進!”金簡回過身,沖著眾人恭敬道。

    覃璨幾人多少有些惶恐,能進入城主府,可是他們之前做夢都不敢想的事,蔡菜倒是很坦然。

    不就是個城主嗎?前世她身為美食協會的品味師,在重大宴會上時常會去介紹那些美食的特性、營養以及食用方法等等,什么樣的大人物沒見過?

    至于煦,他堂堂魔尊,肯到一個低階位面的城主府,在他來說是給城主面子,更是毫無負擔了。

    金簡暗暗觀察這些人的神態,心里對煦隊長的敬佩更是如高山仰止了,果然不愧是她心目中最厲害的領隊啊,持才傲物,根本都不把城主府當回事,才不像其他人,一副誠惶誠恐受寵若驚的樣子。

    另一邊,得到閨女回來的消息,城主大人直接御空就來到了金簡面前,一見她就撲過來想要熊抱,卻被金簡身子一閃給躲過了。

    “嚶嚶嚶,女兒你都不愛爹了,我好傷心啊啊啊!”城主大人抬起袖子裝作抹眼淚的樣子,看得眾人都驚呆了。

    “爹,我有朋友在呢,您好歹顧點兒臉面行不?”金簡跺腳。

    “我哪有不顧臉面了?我的乖乖小簡簡都離家兩個時辰了,好容易才把你盼回來,你都不肯給爹一個愛的擁抱,還不行人家傷心一下下嗎?”城主大人依然用袖子捂著臉,只把一雙眼睛偶爾露出來,偷看閨女一眼。

    “您要是再這樣,下次我離家出走最少一個月不回來!”金簡恨恨道。

    “好好好,爹不惹你了還不行嗎?”城主大人終于露出真容,一臉嚴肅站在原地。

    “讓諸位見笑了,這是我爹,金奇峰,道號愛簡真君。”金簡說到她爹道號時,忍不住紅了臉。

    “各位小友好!你們無需記得我的名字,只要記得我的道號就行。”愛簡真君一本正經道,金簡的臉更紅了。

    “又讓你們見笑了,我爹他這輩子最愛的人就是我娘,我娘的名諱中有一個簡字,所以他就自封了這個道號。”金簡解釋道。

    “閨女你說的不對,你和娘都是爹最愛的人。”愛簡真君趕忙辯駁,臉上還帶著討好的笑。

    他看起來三十出頭,生得濃眉大眼,很有點強壯武士的模樣,與金簡的超塵脫俗之美完全沒半點相似之處,但是顯而易見,這就是一個地道的妻奴、女兒奴。

    “爹,這位就是我跟您提過的煦隊長,那天他帶隊時,我們都好好兒的,這幾位都是我們四十四小隊的隊員,蔡菜、覃璨、宋卿辰,李道友,抱歉我還不知道你名字。”金簡介紹到刀疤李時,不好意思直接說他的綽號。

    “在下李元寶。”刀疤李紅了臉低聲道,此言一出,蔡菜和金簡兩個小姑娘憋不住,直接笑出了聲兒。

    “我祖母給起的名兒,讓大家見笑了。”刀疤李解釋道,兩個小姑娘努力憋著,肩膀卻還是忍不住一抽一抽的,這么一張被一條長長的疤痕貫穿了整張臉的土匪模樣,居然叫元寶,簡直不能忍!

    “好好好,難得我的小簡簡能交到這么多朋友,你們以后就安心在府里住下,有啥需要的吩咐下人一聲就行了,千萬別客氣!”愛簡真君一臉慈愛道,一張三十來歲武士模樣的臉,掛著這樣一副六七十歲慈祥老人的表情,實在很喜感,蔡菜忍了又忍,才勉強憋住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魔尊掉進湯鍋里>,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双色球预测田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