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魔尊掉進湯鍋里 > 第六十四章 魔尊之怒

第六十四章 魔尊之怒

    此一行,所有人都收獲頗豐,大家都沒了,繼續留下來完成任務的心思,各自取出任務牌,挑選還未完成的任務相互交換別人任務中用不到的物品。

    每次出門做任務,大家都會順手收集除任務以外的各種靈草、礦石等,拿回城里一樣可以賣錢。

    蔡菜和宋卿辰自然也交換到了未完成的任務中所需物品,大家正打算回城,就聽到遠處傳來一聲沉悶又悠遠的號角聲。

    號角聲來自于廣陵城的方向,持續不間斷地響著,就在蔡菜開始懷疑這吹號角的人究竟是不是人,肺活量究竟有多么逆天的時候,她看到周圍所有修士臉色都變的異常凝重。

    “海獸來襲警報!”韓久明沉聲道。

    “可是周圍都沒聽到動靜啊?”蔡菜不解。

    “是三十年一次的海獸潮,原本應該再過三年才來的,想不到竟然提前了!

    我出生那年正巧遇到海獸潮,我娘挺著大肚子揮劍上陣,幸虧金丹修士肉身強悍,否則我就見不到初生的太陽了。”韓久明雖然說的輕松,但每個人都能聽出其中蘊含的沉重。

    按說他們現在身在城外,完全可以棄城逃命,然而這里所有的人都有親人朋友在城里,此時不但沒沒有想著逃,反倒個個歸心似箭。

    六個筑基修士紛紛祭出寶劍,練氣期隨從也跟著跳上去,韓久明遇見飛到半空,沖著煦一拱手:“抱歉,我等先行一步了!”

    轉眼間場中只剩下四個人,覃璨猶豫了下道:“我們,其實可以不用回城的,據我所知海受潮相當可怕,每一次來襲,廣陵城至少要隕落半數以上修士。”

    “我不走,我娘和牟大叔還在城里,我不能撇下他們獨自逃生,要死便死在一處好了。”蔡菜果斷搖頭。

    “我也不走,我娘說了,我爹終有一天會回來找我們,如果我離開了,可能再也沒機會見到我爹了。”宋卿辰也跟著搖頭。

    “你們傻不傻呀?這可是海獸潮,成千上萬的海獸涌過來,我們何苦巴巴的趕過去送死?

    真放心不下,等獸潮過去之后再回來就是了。”覃璨跺了跺腳道。

    “要走姐姐你走好了,橫豎你在此地也沒有牽掛的人,大不了我把油紫送給你好了。”蔡菜取下腰間佩戴的那個丑蟲子樣的微型靈植園遞給她。

    “煦主子,你也走吧!萬一我運氣不好,死在這場受潮之中,麻煩你以后方便的時候,幫我收個尸,連尸體帶魂魄都燒干凈,免得被人練成銅尸,死后還不得安寧。”蔡菜轉頭一臉凝重對煦說。

    這丫頭平時對他不是敷衍就是討好,

    何曾有過如此認真嚴肅的時候?此刻的她眸光深邃,竟是有種能穿透他識海的感覺,明明她只有練氣三層,神識之光微弱的像螢火蟲,而他卻擁有金丹期浩瀚如江海般的識海。

    不知怎地,他的胸中就有一股怒氣在翻涌,這丫頭竟敢撇下他?!

    魔尊被怒氣沖盈著,金丹期威壓無意識爆發出來,壓得覃璨直接雙腿一軟跪倒在地,宋卿辰更是五體投地趴在地上,渾身皮膚都裂開細口滲出鮮血。

    唯有蔡菜,在感受到毀天滅地的強大壓力之時,被一個透明光罩包裹住了,雖然同樣以狗啃泥的姿勢趴在地上,卻并未受到絲毫傷害。

    “小魔頭瘋了!”這是她的第一反應。

    跟著就聽到煦憤怒的咆哮:“你一個卑微的小侍女,什么時候輪到你來替主子安排行程?本尊允許你離開了嗎?你就想撇開本尊一個人去逍遙?”

    蔡菜被他吼得莫名其妙,她明明是好心讓她遠離危險,他怎么就氣上了呢?難道是她不該說讓他替自己收尸?

    “煦主子,你別生氣嘛!大不了我不請你幫忙收尸了,請覃璨姐姐幫這個忙也一樣的。”蔡菜趕忙換上那個老少通殺的微笑道。

    她知道自己最大的殺器就是這個微笑,平時只要她這么笑著看小魔頭,他很快就能消氣了,然而此刻煦非但沒有消氣,反而怒氣更盛。

    “請她收尸?我的人在我沒允許之前,誰敢讓你死?就是你自己也不行!否則我定會拘了你的魂魄,日夜用魔火祭煉,讓你永世不得超生,日日受烈焰灼身之痛!”

    狂暴的威壓更強了,宋卿辰直接頂不住,昏了過去,覃璨此時護身的靈力罩也開始寸寸碎裂。

    她打一開始就知道這個小奶娃非同凡響,沒想到竟然恐怖如斯!

    她這會兒算是明白過來了,這位小祖宗心目中,他家小侍女的地位非凡,以至于根本不能忍受和她分開,更遑論聽她說什么收尸?

    覃璨一向不缺急智,趕忙掙扎著對菜菜說:“妹妹,我剛想起來,祖宗的手札中說過,海獸渾身都是寶,它們的尸身最是難得,平時都藏在海里獵不到,如今難得它們上岸了,我們正好借此發一筆大財,大家一起回城吧!”

    煦冷冷掃了覃璨一眼,要不是她多事,蔡菜能說出要跟他分開的話嗎?

    蔡菜:姐這會兒都要嚇尿了好嗎?原來小魔頭果然魔性十足,一旦碰到他的逆鱗,秒秒鐘就能被滅!

    她明明只是好心情,想讓他避開危險,怎么就成了替他安排行程,自己獨自去逍遙?

    五歲娃娃的心思她搞不懂,更倒霉的是,眼前這娃娃五歲的智商,千歲的實力,就好比小孩抱著個炸藥包,隨時都能釀出慘案,太可怕了,有木有?

    “煦主子,時間緊迫,要不您帶我們飛回去?”蔡菜試探道。

    魔尊的怒氣總算平息了小半,收了威壓默默祭出黑劍,直接將蔡菜拋上去,還故意在她落在劍上的瞬間收回了靈氣護罩,摔得她直呼痛。

    下一秒,他直接御劍飛走,頭也沒回一下,就是完全不管剩下兩人何去何從。

    覃璨趕忙從識海中祭出自己的飛行法器,竟是一枚漂亮的三葉草狀的玉匣。

    玉匣轉瞬放大到四尺方圓,看起來綠意盈盈,像是冰種翡翠雕成的小船,煞是好看。

    她不敢耽擱時間,直接拎起還在昏迷中的宋卿辰,將他扔進玉匣中開始飛行,一邊還認命地取出丹藥替他療傷。

    唉,可憐他們兩個都是無辜被波及的,偏偏始作俑者蔡菜那小丫頭半點傷都沒受,饒是如此,她也忍不住在心里替她默默點蠟,獨自面對小祖宗那毀天滅地的憤怒,想想都令她膽寒。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魔尊掉進湯鍋里>,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双色球预测田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