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魔尊掉進湯鍋里 > 第四十八章 魂歸藍星

第四十八章 魂歸藍星

    蔡菜此時正站在車水馬龍的大街上,視線中是她熟悉的生活了35年的藍星。

    站在十字路口,她有點茫然,不知自己要往哪里去。

    忽然,旁邊咖啡館里飄出一股濃郁的煮咖啡豆的香味兒,她側頭,就看到了如煙咖啡館的招牌,這是她和齊向南那廝慣常愛去的地方。

    她猛地想起來,今天是她35歲生日,昨天下午他倆在這里喝咖啡時,齊向南說今天要送她一個驚喜來著,然后無論她怎么磨纏,他都堅決不肯透露半個字,只說讓她去老地方等著。

    蔡菜暗戀了齊向南這個高富帥整整18年,對他的了解可謂深入骨髓。

    他是個不婚族,繁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那種,多年來,他身邊也只有她這一個甘愿以朋友自居,且絕不越雷池半步的異性朋友,其他女人在他手底下通常都走不過七天,之后就會被他隨手拋到腦后,日子一長,連名字都能忘記。

    蔡菜覺得她和他就維持這樣的關系也很好,起碼他會尊重她,惦記著她,每次外出旅行回來不忘給她帶手辦禮,像生日這種大日子,更是少不了像樣的禮物。

    這樣的關系在菜菜看來,遠比跟他滾幾回床單然后被隨手拋開變成路人甲,或是勉強嫁給他最終成為怨偶要好的多。

    沿著熟悉的街道,蔡菜邁步走進四季酒樓大廳時,習慣性抬頭看了眼二樓214號包廂,那是經理特意留給齊向南的專屬包廂,也是她倆每次聚餐的固定地點。

    然而今天這一眼看過去,卻把菜菜給驚到了,只見包廂門口掛著兩條長長的條幅,上書幾個鮮紅大字――南南愛菜菜,一萬年不變!

    “開什么玩笑?一把歲數的人了,還玩這種小孩子的把戲?這是驚喜嗎?明明是驚嚇好吧!”

    蔡菜嘟囔了一句,正打算扭頭就走,不理會齊賤人的惡作劇,就看到齊向南身穿一套愛馬仕獨家定制版白色西裝緩緩走出包廂。

    記得他平時最討厭白色套裝的,不過菜菜每次跟他憧憬未來時都會說:“總有一天,我的Mr.right會穿著一身雪白的西裝,手持漂亮的大鉆戒,單膝跪倒在我面前向我求婚的。”

    然后他就會嗤之以鼻:“切~白西裝,大鉆戒,好惡俗啊!”

    然而此刻的齊向南不僅穿著白西裝,他的手中還托著一個打開的黃花梨木雕成的古樸典雅的戒指盒,里面躺著一只泛著淡粉色光芒的大鉆戒。

    這只大鉆戒名為玫瑰之吻,菜菜之所以一眼就能叫出它的名字,是因為她曾經試戴過它。

    十天前,齊向南這廝破天荒約她一起逛街,說是要讓她幫忙給他妹妹齊向北挑結婚禮物,那丫頭作天作地許多年,如今終于有人肯收了她這禍害去,齊家上下都松了口氣。

    作為朋友,蔡菜也為她感到高興,聽說是要送她禮物,自然沒二話,全程陪同毫無怨言。

    記得當時他說要送齊向北鉆戒時,她還罵他喧賓奪主來著,本來嘛,鉆戒這種東西,就該留著新郎送新娘才對,他這個大舅哥橫插一腳,讓新郎官如何自處?

    記得當時齊向南只是笑而不答,堅持讓她選一款她認為最漂亮的。

    因為這廝不差錢兒,又是送給妹妹的結婚賀禮,蔡菜便毫不客氣挑了這款全球獨家定制,由著名的珠寶設計大師德拉蒙迪親自設計并打磨的鉆戒。

    戒面由整顆天然粉鉆雕琢而成,看起來像一朵含苞待初放的粉玫瑰,最難得玫瑰花蕊深處還有細碎的黃色花蕊,花瓣上更有一滴透明的晶瑩露珠。

    這顆鉆戒價值一千二百萬,與之配套的男款戒指則是無比簡介,戒面上只鑲嵌著幾片翡翠冰種的綠葉,寓意新郎甘為綠葉一生呵護那朵粉玫瑰。

    玫瑰之吻幾乎承載了她最瑰麗的少女夢里全部的浪漫與柔情,蔡菜覺得齊向北那丫頭一定也會喜歡的。

    鉆戒套上她細長的中指時,齊賤人一雙桃花眼亮閃閃的,晃得她神魂都有些飄忽,差點兒把控不住自己,想要當場劫個色。

    深呼吸數次,她才生生壓住了撲過去在他白皙Q彈的耳垂上啃一口的念頭。

    思及這些前情,蔡菜恨的咬牙切齒:“好你個齊賤人,敢跟姐搞這種惡作劇,這個梁子結大了!”

    蔡菜擼起袖子沖上樓,準備跟齊向南大干一場,然而沖到他面前時,卻發現了異常。

    她一個活生生的大活人,存在感就算再低,也不可能跑到他面前,他都還沒有任何反應吧?

    蔡菜心中一陣發慌,視線掃過他周圍的幾個損友,然后發現他們的目光都隨著他,一致看向樓下酒店大門的入口處,似乎在期待著某人的到來。

    “齊向南,你在這兒等誰?”蔡菜的聲音都有些顫抖起來。

    然而他卻毫無反應,目光依舊癡癡盯著樓下,其余人也一樣。

    他們――看、不、見、我!

    蔡菜下意識伸手去掐齊向南的臉,然后悲催的發現,她的手竟然直接從他的臉上穿過去了。

    這是噩夢?還是靈異片?蔡菜簡直都要被嚇尿了!

    然后,更可怕的事發生了。

    只見一樓大廳有一人急匆匆沖進來跑上了二樓,邊喘息邊道:“少爺不好了,出大事了!”

    來人正是齊向南的特助郭鵬程,此人自詡郭子儀的后代,為人周到體貼、八面玲瓏、善謀劃,是齊向南最忠心又最能干的屬下。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天塌下來了,你也得給我頂著!”齊向南沉著臉不悅道。

    “對不起,少爺,這事兒我扛不了。”郭鵬程紅著一雙兔子眼道。

    “這平城還有你郭鵬程扛不了的事兒?”一旁的死黨魯大頭笑道。

    “少爺,蔡小姐出車禍了,還沒送到醫院人就……”郭鵬程哽咽著說不下去了。

    “蔡菜怎么了?你小子是不是跟他們幾個串通好了來耍我的?我告訴你,這事兒不能拿來玩笑,否則別怪我不念多年情分!”齊向南的臉更陰沉了!

    “少爺,旁人不知我還能不知嗎?借我一萬個狗膽,也不敢拿蔡菜小姐的事兒來跟您開玩笑呀!”

    “她現在在哪兒?”齊向南一把揪住他的脖領惡狠狠道。

    “市第一醫院特護病房。”郭鵬程趕忙道。

    “走,我們去接她回家。”齊向南眼睛發直,好一會之后才松開他,語氣緩慢道。

    “回家?回哪個家?”郭鵬程脫口問。

    “當然是我為她準備的新房。我要陪著她,在我們的家,一起白頭到老。”

    齊向南說罷,身子直挺挺向后倒去,留下周圍一片驚呼聲。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魔尊掉進湯鍋里>,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双色球预测田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