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魔尊掉進湯鍋里 > 第四十章 人無橫財不富

第四十章 人無橫財不富

    張大熊想得太天真,他抹了脖子之后,魂魄立刻向遠處逃竄,然而只淘了十來丈遠,便一頭撞進了官網之中。

    “死了都不肯放過,如此狠毒怎能修道?”他悲憤的吼叫。

    “忘了告訴你,本尊其實是個魔修。”煦淡淡道。

    他說著取出一顆之前幫菜菜提取靈材中戾氣時凝出的小黑丸,輕輕用指尖捻碎,黑色的霧氣剎那間滲入了張大雄的魂魄中,跟著他便打出一個火球術,便轉身離開了。

    張大熊感到如墜煉獄,每一寸一厘的魂體都逃不開魔火的灼燒,那種整個人沉浸在沸油鍋里的感覺真是痛不欲生。

    偏偏這魔火吞食他魂魄的速度極慢,明明燒的那么慘烈,魂魄卻依然完整,令他時刻保持著清醒。

    他聲嘶力竭的嚎叫著,然而他的聲音都被隔絕在煦留下的結界中,半點也傳不出去,這魔火足以支撐六個時辰不滅,最終將他的魂魄煉化干凈。

    魔尊大人可沒時間欣賞這一切,他不想讓菜菜看到魔火煉魂的恐怖場景,便使了障眼法留下個紙人傀儡在菜菜身邊,獨自去處理張大熊。

    時間久了那丫頭肯定會發現異常,所以他只耽擱了幾分鐘便用隱身術返回原地。

    四只儲物戒被煦隔空取出,一臉嫌棄地扔在腳下,同時被取出的還有四人隨身的法器。

    這些垃圾他雖然看不上,但如果一把火燒了蠢丫頭會心疼的哭。

    再隨手拋出一個火球,將四人礙眼的尸體燒成了灰,連其余三人的神魂也不曾放過,一并滅了。

    “這也……太狠了點兒吧?”蔡菜有點于心不忍不敢看,便忽略了少了一個魂魄這件事。

    “膽敢覬覦本尊的人,沒用魔火日日練他魂魄,已是便宜他了!”煦的目光冷厲神情冰冷,渾身散發出可怖的氣息,若這四人還活著怕不要嚇尿了?

    蔡菜回想起自己曾經無數次與小魔頭拌嘴,對他的話陽奉陰違,這會兒看到四人的下場,驚覺自己其實一直就在作死的道路上狂奔著,能活到現在真是老天開恩了。

    看著菜菜渾身發抖直冒虛汗的樣子,煦輕飄飄斜睨她一眼:

    “現在知道怕了?以后最好乖乖聽本尊的吩咐,否則……哼!”

    他說最后一個“哼”字時,微微上翹的唇角瞬間破壞了他的冷酷形象,讓菜菜找回了一直以來的熟悉感。

    原來他還是那個小傲嬌獸,只要一直哄著他,順毛刨,別踩著他的底線,他就依然還是他的免費保鏢兼尋寶鼠。

    “哎呀,四只儲物袋!咱們趕緊打開看看里面藏了什么寶貝?”蔡菜收斂驚恐的情緒語氣歡快地叫,然后朝那堆戰利品撲了過去。

    “臟!不許碰!”煦瞪她一眼,同時朝著那堆東西打了幾十遍清潔術。

    想讓蠢丫頭不去碰戰利品是不可能的,她那么貪財,到手的好處哪能不要?更何況他們現在的確也是……窮。

    被迫承認自己現在很窮的事實,極大的傷害了魔尊的自尊心,然而事實就是事實,不會因為人的心理而有絲毫改變,他決定接受這個現實。

    煦慢悠悠湊到戰利品跟前,練氣期修士的儲物戒能有什么好東西?不過又是一堆垃圾而已。

    蔡菜卻覺得只要能拿去換錢的都是寶貝,她才不嫌棄呢。

    四枚儲物戒里一共搜出下品靈石兩千多塊,蔡菜感嘆道:“果然人無橫財不富啊!”

    這些靈石讓菜菜滿足的想哭了,前世她雖然被父母雙雙拋下,但卻是衣食無憂的長大。

    成年后自己憑著味覺出眾,做了藍星美食協會品味師,更是沒為錢發過愁。

    然而穿過來五年,她卻一直在貧困線上掙扎,從沒見過這么多靈石,這讓她有種前世的窮**絲忽然中了五百萬的感覺,雖然這其實也不過只能抵家中一年的房租。

    除了靈石,這四人的儲物戒里還真就像煦說的,只有一堆破爛兒。

    幾塊奇形怪狀顏色各異的石頭,一些一階妖獸肉干,幾塊硬邦邦的靈米餅,外帶兩本破破爛爛的低階功法。

    蔡菜嘆了口氣,原指望這儲物戒里還能翻出個寶貝啥的,看來她的確沒有仙俠文里女主的那種隨處撿漏的命,還得繼續為賺靈石而努力奮斗。

    忽然,煦用樹枝扒拉了一下其中一塊橙色的石頭,仔細看了看,又對著它打了幾遍清潔術,這才拿到手中認真研究。

    “誒,這東西你認得?該不會又是聚靈石那樣的寶貝吧?”蔡菜的雙眼立刻冒出精光,能讓小魔頭看中的絕非凡品。

    “勉強能入眼,此物名地火精晶,是火山噴發時聚集方圓百里巖石中的精華凝結而成。

    輸入靈力后能生出地火,可用于煉丹、煉器,比普通靈火強百倍。”

    蔡菜一聽頓時沒了興致,這東西再好與她這個煉器練氣三層的菜鳥來說也毫無用處,更何況她一不懂煉丹,二不會煉器,罷了罷了,還是認命繼續采靈草吧!

    此時天色已經昏蒙,煦在四周布下一個隱匿陣法,二人便鉆進帳篷里休息。

    這一整天又是趕路,又是采摘靈草,又是圍觀小魔頭殺人,蔡菜早已疲憊不堪,進了帳篷之后倒頭便與周公約會去了。

    次日清晨,蔡菜睜眼并沒有看到旁邊睡榻上的煦,趕忙跳起來沖到帳篷外。

    晨曦中,煦那張精致的臉在輝光里泛著美玉般的光澤,唇型完美的小嘴兒紅的像成熟的石榴籽兒,細看他的五官無一不精致,堪稱雕刻大師的完美杰作。

    蔡菜在心內感嘆一聲:“小小年紀,便已如此妖孽,長大后可不得貨禍害全宇宙?”

    “煦主子早啊!怎么不多睡會兒?”她湊過去堆起一個老少通殺的暖陽般的微笑。

    “哼!早什么早?再多睡會兒就到中午了。”小魔頭冷哼一聲,但是菜菜聽得出他其實并沒有生氣,只是習慣性懟她而已。

    “是是是,以后我一定起早點兒。”她隨口應付。

    “誒,你手里拿的什么?”蔡菜忽然注意到他掌心里藍光一閃。

    “閑著無聊,隨便煉制了個小玩意兒。”煦語氣平淡。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魔尊掉進湯鍋里>,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双色球预测田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