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魔尊掉進湯鍋里 > 第二十六章 回家

第二十六章 回家

    蔡菜平生頭一回看到真正的修真天才修煉時是何等的震撼,肉眼可見無數靈氣光點在煦的身邊旋轉,形成了一條璀璨的光帶。

    他小小的身子像是浸泡在光之河流中,周身氣勢開始逐節攀升,僅僅一夜過后,就連續突破兩層,從筑基三層攀升到了筑基五層。

    要知道筑基期和煉氣期可是天差地別,每突破一層所需打破的壁壘厚度、靈氣積累、以及對靜脈寬度的要求至少都在十倍以上。

    蔡菜從煉氣二層突破到三層時,借助了聚靈石都還不夠,若非煦榨干了自己體內的靈力助她,就功虧一簣了。

    現在輪到他自己,居然就只花了一夜的功夫,連續突破了兩層。!

    筑基三層到四層是一個分水嶺,如果說煉氣期相當于幼兒園,筑基初期是小學,筑基中期則是中學。

    而筑基三層以內都是筑基初期,四層到六層則是筑基中期,從此后所能夠修習的術法和對法器的操控,都將迎來一個新臺階。

    迎著初升的朝陽,煦睜開了漂亮的雙眸,金燦燦的光芒從眸中射出,很快金眸變回了黑眸,眸中光芒也一閃而逝,被收斂殆盡,除了比尋常人的眼睛更純凈明亮些,再也看不出如何異常。

    “煦大人,您打坐一夜就突破了兩層,真是匪夷所思,我對您的景仰如滔滔江水,請收下我的膝蓋!”蔡菜心悅誠服夸贊道。

    “哼!你難道不該佩服的五體投地嗎?”煦昂著小腦袋道。

    “嘿嘿,那啥,既然都進階了,想必傷也徹底好了,您看是不是可以送我上斷崖了?”蔡菜小心賠笑道。

    煦很痛快點頭,蠢丫頭求人時姿態總是放的很低,讓他由不得就想答應她的請求。

    夕陽西下時,煦祭出黑劍,眨眼間將它變成一扇門板那么寬闊,然后拎著蔡菜的腰帶,隨手將她拋上去。

    下一秒,煦開始御劍向上飛行,蔡菜只覺耳邊風聲呼呼,四周景物飛速朝下飛逝,半刻鐘后兩人已然靠近了斷崖頂。

    一個熟悉的中年男聲傳來:“新月,你冷靜點兒!菜菜回不來了,深不見底的斷崖,任誰跌下去都將尸骨無存。

    再說都已經十天了,她要沒事早該回來了。”

    “放開!你放開我!是生是死我總要親眼見了才行,我的菜菜啊!我不信她就能舍得撇下我,她說過一定會努力突破練氣五層,然后陪著我到老。

    她才十五歲,還那么年輕,不會死的!嗚嗚嗚嗚!”

    白新月哭得聲嘶力竭,一邊哭一邊掙扎。

    “可這消息是蔡十六親口說的。你知道我這個小表弟自幼與我親近,他不會騙我的。

    他說他親眼看著菜菜掉下了懸崖,想救也來不及。

    事后他還特意找了個機會,把害死菜菜的那個散修送到了二階妖獸的口中,給弄殘了,也算為蔡菜報了仇。

    身為蔡氏一族的護衛,他透露這個消息也是擔著天大的風險,若非看我這些天沒黑沒白地幫著你找菜菜,他也是萬萬不肯說的。”

    中年男人正是白新月打工的那家靈食店的老板牟秋林。

    他身具單火靈根,本是蔡氏家族重點培養的天才核心子弟,三十二歲就已經筑基六層。

    然而,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因族兄的嫉妒被陷害,被三階妖獸傷了靈根,從此進階無望,被家族放棄,只能靠祖上留下的一家靈食店維持生計。

    蔡菜知道他一直很喜歡她娘,只可惜她娘一心只在乎女兒,加上她停留在練氣五層,僅有一百二十歲的壽元,而他是筑基期修士,有二百歲的壽元,注定無法陪他到老,便婉拒了他的心意。

    不過他能在這種時候不離不棄地陪在娘身邊,證明這人的人品還是很不錯的。

    聽到自己的娘哭得如此傷心,蔡菜張口就想喊,卻被煦一個法術噤了聲兒。

    蔡菜急得滿臉通紅,一個勁兒的掙扎,然后聽到煦給她傳音:

    “稍安勿躁!你想好如何跟族長解釋你跌落斷崖不死,反倒突破了煉氣三層這件事嗎?

    蔡菜稍稍平靜下來后細思極恐,族長肯定會懷疑她在斷崖下得了寶,到時候她交不出寶貝,她和她娘從今往后都沒有好日子過了。

    等待他們的只有威逼利誘,甚至暗地里捉了她搜魂都是有可能的。

    思及此,蔡菜后背冒出一層冷汗,不由得打了個哆嗦。

    斷崖上,白新月還在掙扎哭泣,牟秋林柔聲勸慰,好一會兒之后,二人終于一同離開。

    “我該怎么辦?”蔡菜急得都快哭了。

    “蠢丫頭!這會兒是白天,你不敢光明正大的回家,難道就不能等夜里悄悄潛回?”煦用冰涼的小手指頭戳了她額頭一下。

    蔡菜回過神來,心想自己真是關心則亂,這么簡單的道理都想不明白,難怪煦非要磨蹭到夕陽西下才飛上斷崖,原來正是為了避人耳目,以免招惹麻煩。

    夜幕降臨時,蔡菜讓煦留在附近,自己則悄悄潛入了族中。

    蔡氏一族與其它新修真世家一樣,都擁有自己的守護大陣,煩蔡氏族人都曾將自己的精血入正陣法中,從此可以自由出入,不受陣法攻擊。

    來到自家小院外,蔡菜沒有敲門,直接飛身翻過了墻頭。

    “誰?”牟秋林的低吼聲傳來。

    蔡菜對他的滿意度又多了一分,這時候,他還陪在娘的身邊,定時擔心她會悄悄潛回斷崖尋找。

    同時,他發現有動靜沒敢大聲,卻是為了維護白新月的聲譽,畢竟她一個寡婦,半夜家中有男人的吼聲傳出,會惹來鄰居的非議。

    “牟叔叔,是蔡菜回來了。”蔡菜壓低聲音說著,推門進了屋子。

    驟然見到據說已死的女兒歸來,白新月第一反應是女兒舍不得她,魂魄歸來看望她。

    她沖過來,一把死死摟住了蔡菜,哭著說:“娘的心肝兒,你還有什么未了的心愿盡管說,娘就是粉身碎骨也必定為你辦到。”

    她的眼神中閃爍著堅毅決絕,那是一個母親心甘情愿為孩子付出一切九死不悔的決然,蔡菜的心似被一潭溫泉包裹,暖意熏得她淚眼朦朧。

    ------題外話------

    編編大人嫌棄西城鷹這個筆名太男性化,于是改了個仙里仙氣的筆名――指尖流云,希望追文的妹子們,表要嫌棄,不然偶就要哭啦!

    《魔尊》這個文其實已經在我的電腦里躺了兩年,仙俠文一直比較冷門兒,怕撲街就沒敢開,月初終于鼓起勇氣開了,想著能滿足自己的愛好,哪怕只有極少數的人愛看也值了,沒想到開文后,竟然得到了這么多妹紙們的支持,收藏已經過四千了,心里的激動難以言喻。

    在這里還要弱弱的為蔡菜和小魔頭求一求,希望妹紙們空閑時順便簽個道,領幾個免費紅豆,好給男女主的人氣值增加一點點,順便也能讓《魔尊》的粉絲榜看起來不那么**絲(看到人家收藏比本文少一半的,粉絲人數都比我們多幾倍,汗噠噠!)。

    這里還要特別感謝給本人文和角色打賞的妹紙們,你們的支持,暖了流云的心,鼓舞了我的斗志,讓我想起那首風靡全球的名曲《You raise me up》(你鼓舞了我),鏈接給你們,喜歡的小可愛可以聽聽。

    h5.love.tv/magazine/sharedetail.html?magazineId=06ffb6ade88b44f28ff6ca0760cde55f&from=timeline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魔尊掉進湯鍋里>,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双色球预测田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