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魔尊掉進湯鍋里 > 第二十章 魔尊的寂寞

第二十章 魔尊的寂寞

    不知是因為斷崖下靈氣濃郁,還是因為聚靈石的功效,又或者是蔡菜得到了聚靈石心情好,一夜運功到東方微微發白時,蔡菜依稀感覺到丹田中那道她沖擊了無數次的厚厚的壁壘,竟然有些松動的意思了。

    這個發現令她興奮不已,一連三天,除了弄吃的填肚子,剩下的時間都被她用來打坐運功了。

    煦很不習慣,平時她總在眼前晃來晃去,或說蠢話惹他生氣,或戰戰兢兢惹他鄙視,或用靈動的雙眼表達內心的不安分,凡此種種都給他一種全新的感覺。

    與從前動輒閉關三、五十年的歲月相比,這短短的十來天時間,他那一塵不變黑白色的生活,仿佛一下子變成了七彩的世界,驟然回到從前的模樣,他還真有點不能適應。

    魔尊對于自己心中滋生出的這種莫名的情緒有些驚詫,千年來他一直追求的就是站在力量的巔峰,能夠俯瞰腳下螻蟻般的眾生,能夠與那些道貌岸然的仙道高層抗衡,然而現在,他卻因為一個小侍女醉心于修煉,而產生了一種名為寂寞的情緒。

    一定是因為他此番落魄,身體和修為都跌落至最低谷,才會生出如此可笑的情緒吧?

    煦晃了晃小腦袋,大踏步走出了山洞,他決定去殺幾只低階妖獸,此刻大概唯有血腥和殺戮才能夠令他重新振奮。

    斷崖底的妖獸最高不過二階,即使傷勢未曾恢復,魔尊一樣可以用神識將其擊殺,他先遇到的是一只二階巔峰牛蛙,這只牛蛙的棲息地就在距蔡菜撈魚的小溪三十丈遠。

    感受到牛蛙氣息的瞬間,煦的心里一陣后怕,之前蠢丫頭是獨自過來撈魚的,那會兒他的傷勢還很重,如果當時牛蛙沒有外出覓食,小丫頭肯定會成為它的口中美食,而他想救也是來不及的。

    思及此,魔尊的怒火頓時滔天,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居然威脅到他的人,該死!

    筑基期修士對上二階妖獸完全是一邊倒的碾壓,即便煦此時還重傷未愈,手中的黑劍一出,只一劍就將牛蛙的巢穴給劈開了。

    可憐的牛蛙完全沒想到,自己好端端在巢穴中睡覺,沒招誰也沒惹誰,眨眼間巢穴就被毀壞殆盡,若非它皮糙肉厚,只怕連身體也都會跟著巢穴一起被劍氣傷成了碎片。

    能夠修煉到二階的妖獸絕非沒腦子的,只這一下牛蛙就明白了,對方是自己惹不起的存在,它立刻翻身匍匐在地,做出了即便它已經做出求饒的姿勢,同時還殷勤地將自己庫存的一陶罐的寶貝都獻出來了。

    煦用神識隨意掃了眼,發現陶罐里居然還有幾樣帶靈力波動的東西,他用了個隔空攝物,將陶罐拋到百丈外的一棵大樹下,接下來便繼續催動黑劍刺向牛蛙。

    魔尊的劍招招招致命,十幾息的功夫,牛蛙身上就已經出現了數十道深可見骨的傷痕。

    牛蛙滿心以為自己都獻出了寶貝,應該可以活命,沒想到這個人類小娃娃居然是個可怖的瘋子,招招致命。

    被逼到山窮水盡,看一眼自己皮糙肉厚的身體已經血肉模糊,膽怯的牛蛙悲憤至極,它突然張開碗口大的嘴,仰天發出了一聲低沉的吼叫:“咕嚕嚕!”

    煦只覺得有無數看不見的尖刺扎進了自己的識海,一時間痛得有些失神,牛蛙趁此機會調動全身妖力,集中到了腹部丹田。

    下一秒,只聽“砰”地一聲,,伴隨著這爆炸聲,牛蛙的身體發出一道耀眼的綠光,從內而外炸成了碎片。

    煦反應過來這家伙是在自爆妖丹時已經遲了,饒是他實戰經驗豐富,第一時間開始后退,還是受到了波及,不但神識受損,就連小小的身體也被炸出無數細密的傷口,渾身血流如注。

    “可惡!本尊居然在這小小的陰溝了翻了船!”他恨恨地罵,一邊往自己身上打了無數個清潔術。

    牛蛙的肉味道鮮嫩細膩,他原本打量著把它弄回去讓小丫頭給燉湯喝來著,現在卻淋了一身腥臭的血和碎肉末兒。

    可恨他手邊拿不出可以療傷的丹藥,跌落崖底的這五天,傷勢好容易養好了些,這下子又前功盡棄,須得再養個十天半月才能恢復。

    最重要的是,他出來獵妖獸,如今連一塊妖獸肉都沒能撈到,卻弄了一身傷回去,蠢丫頭豈非要嘲諷他好多天?

    就地打坐了半個時辰,眼見得傷口不再往外滲血,他起身隨手獵了兩只一階風靈兔,又吸了吸鼻子,找到一片長著靈草的地方,隨手拔了十幾株二階靈草,這才悶悶不樂地往回走。

    剛到山洞門口,就看到洞內傳來一股強烈的靈力波動,大量的靈氣光點被吸引著飛速往山洞內聚集。

    誒?蠢丫頭居然要進階了?這是煦的第一反應。

    跟著他就飛快地動手開始加固之前布下的隔絕陣法,以他現在的傷勢,若蔡菜進階的靈氣波動吸引來一群二階妖獸,他恐怕也很難對付得了。

    蔡菜此刻都要哭了,她根本沒想著要在這斷崖底下突破煉氣三層的,兩年前沖擊煉氣二層的時候,她娘可是提前為她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補靈丹、下品靈石、安靜的密室,還有娘日夜不離身邊的守護。

    可眼下她有什么?除了煦弄來的那塊聚靈石,她簡直就是一無所有。

    今早起來吃過早餐后她就開始打坐運功,她發現今天體內靈力格外地活潑,運轉的速度也很快,幾乎到了靈隨意動的程度了,她才想到指尖,經脈中流淌的靈力就躥到了那里。

    她興奮不已,如果在實戰中可以如此隨意地指揮靈力,那么她的法術用起來就毫無阻礙,可以做到完全的隨心所欲了。

    心情的興奮導致靈力更加活躍,當一個大周天運行完畢,所有靈力都歸于丹田時,意外出現了,原本回歸丹田的靈力都會乖乖蟄伏在其中,但是這一刻靈力忽然發生了暴動,像炸開的煙花似的,齊齊沖向了丹田內那厚厚的壁障。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魔尊掉進湯鍋里>,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双色球预测田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