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農女有田超給力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到達京城

第三百七十六章 到達京城

    過年的氣氛一直持續到了正月十五之后。

    但是白瑾梨她們的廠間是大年初三開門的。

    按照她給那些廠間干活之人應承的,初三開始愿意過來干活的人,按照平日里三倍的銀錢支付。

    聽到這個,之前在廠間干活的大部分人都回來了。

    呆在家里能干啥,還不如來廠間干活呢,賺了錢可以補貼家用,讓家里的日子也能過的好一些。

    給家里人買些衣服吃的,給兒子攢攢娶媳婦的錢,再順便看著能不能攢點錢讓家里的孩子去學堂認認字等等……

    沒錢的日子難熬啊!

    況且初三開始干活的時候,廠間的那些人發現他們的伙食比之前還好了一些,說是為了慶祝過年特意給他們準備的。

    享受著這些待遇的人們簡直都快要高興死了。

    零食鋪子也是初三開的門,剛一開門就迎來了生意的熱潮,可把李掌柜高興壞了。

    這一個年過的,舒坦!

    雖然呆在家里的時間短了些,但是不虧啊!

    他在零食鋪子這不到一年時間賺的錢,可是他待在以前地方一輩子,哦不,兩輩子都賺不來的。

    而且他相信,以后還會越來越好!

    白家,李婆子白老爺子等人就連除夕,大年初一這樣的日子也沒有停下來學習的步伐。

    他們的堅韌跟持久讓白瑾梨都覺得震撼。

    于是,白天意白天奇跟白墨他們也就堅持著早起鍛煉身體,練武背書,沒有片刻的松懈。

    這期間,李愛財也帶著全家人過來走親戚,給他們準備了不少的心意,還帶來了各種感謝。

    李月趁著這個機會又去問了白瑾梨一些問題,白瑾梨也都跟她講了,還順便問了她的進度。

    得知李月現在已經熟背百來十種草藥的藥性特征禁忌時,白瑾梨不由夸獎了她一番。

    只是再過不久她就要去京城了,李月便沒人教了。

    想了良久,白瑾梨決定找個時間去趟縣里找找薛老大夫。

    那大夫為人不錯,癡迷醫術,大不了到時候她送薛老大夫幾本好醫書跟治病秘方。

    作為回報,就讓薛老大夫每隔一兩周時間去三黃村坐坐,給李月教一些醫學基礎。

    至于李貝,她的性子風風火火,還得讓她多讀書,切莫再沖動行事。

    除了李愛財,過年期間白家還來了不少的親戚。

    他們帶著各種禮物過來拜年,字里行間的意思就是想進入白家的廠間干活。

    除了各種親戚,還有白家一族的族人也都跑來湊熱鬧。

    那些人之前來過一次,曾經被李婆子給攆走了,所以這一次來的時候表現的格外懂事,說話也十分客氣。

    饒是如此,李婆子依然覺得他們煩。

    因為那些人一旦來了,就是一籮筐的馬屁話,雖然聽著是好聽,但是……打擾她看書寫字啊!

    如今白老爺子寫的字隱隱比她寫的看起來好看一些,她可不能輸,得更加認真的多寫多練才行。

    于是一怒之下的李婆子直接將家門關了,上面貼了家里無人,請勿登門的字樣。

    如此以來,果真就安靜下來了。

    一直到了正月十五,在白瑾梨的強迫下,李婆子他們才決定暫時休息一天,去縣里看看熱鬧。

    縣里有賣花燈的,舞獅子的,踩高蹺的,投壺的,講評書的等等,看起來十分熱鬧。

    如今雖說西游記話本已經完本了,但熱度依然很高。

    那些人還在議論,說是不知寫了西游記話本的李勁柏什么時候再寫一個新的話本故事出來。

    白瑾梨想了想,決定等過完了十五回家后,她就開始著手準備下一個故事。

    過了十五這個年算是過完了,大家也都恢復了原本的生活。

    白天意看著距離他進京任職的日子越來越近,也更加的緊張擔心起來。

    閆陌知道這事后,便主動約了白天意聊起了這件事情。

    “天意,我聽云昭說你對進京的事情一直比較擔憂?”

    “嗯,我以前從來沒有接觸過這些,就連認字也是剛剛才學的,我怕我做不好。”

    經過這些日子的接觸,白天意倒是覺得閆陌這個人挺友善的,如今又聽到他關心的話,便十分老實的將他的焦慮說了出來。

    雖然一開始他也曾被閆陌帶來的氣勢壓的害怕過。

    “沒什么,都是做事,不過是換了個地方罷了。你若是覺得不習慣,到時候我帶你過去,肯定不會有人欺負你。”

    “這個……不用了,爹。”白天意認真的想了想后,拒絕了。

    “嗯?這是為何?你是云昭的相公,也算是我沐親王府的女婿,照應你是應該的,這樣你也能好過一些。”

    “爹,謝謝你愿意替我考慮這些。不過,我自己去就行。如果可以的話,我不想還沒去干活,就讓人知道我跟沐親王府有關系。”

    “你想靠自己在戶部站穩腳跟?”閆陌看著他問道。

    “嗯。只有我自己去了,自己試了,才能知道自己到底適不適合,能做出什么樣來?若是我做不好,豈不是連累了你們?”白天意繼續說道。

    “爹,你放心,我肯定會好好做的。”

    “嗯,行,那你日后若是遇到無法解決的事情了,隨時過來告訴我。”閆陌點頭,也沒有繼續多說。

    他能有今天沐親王的位置,也是當年一步步的爬上來的,沒人知道他受了多少苦,又在生死之間徘徊了多少次。

    所以聽著白天意說是要靠自己的能力來做事,閆陌還是比較欣慰的。

    他之前也跟白天意聊過,這孩子憨是憨了些,貴在真誠又踏實。

    可比那些只會玩弄心眼,只知道談談風花雪月的京城貴公子們靠譜多了。

    “謝謝爹,我會的。”

    “嗯。”

    不過話是這么說,等白天意到時候真的進了戶部,他還是得找人暗地里盯著,多幫幫他才是。

    官場那地方是個大染缸,什么人都有,這孩子太老實,指不定不知道防備他人。

    還沒進京,閆陌已經開始考慮女婿進京之后的事情了。

    畢竟白天意是云昭的相公,也是白夢跟白墨的親爹,這事他可得上點心才行。

    除此之外,通過這些日子接觸,閆陌對于林沉淵這個人也表示出了十分的贊賞跟肯定。

    這個年輕人,不一般,假以時日,必成氣候!

    因為三月便要去任職,所以李婆子她們已經開始收拾前往京城去的東西了。

    一想到要離開這么舒服的家,李婆子就萬分的舍不得。

    這家蓋好才多久啊,舒服的她都舍不得離開呢。

    可是一想到若是不去京城,她就要離開閨女跟大兒子,那樣更是舍不得。

    對比了一番之后,李婆子暗戳戳的告訴自己,有家人的地方才是家。

    只要能跟閨女她們在一起,離家就離家!

    “老婆子啊,要不然……讓老大跟老大媳婦,閨女跟林沉淵他們去京城就行了,咱們跟天奇留在家里吧?”

    別說李婆子舍不得了,就連白老爺子也滿心不舍。

    住了大半輩子的地方,說走就要走了,他咋就那么的不忍心離開呢。

    “我不留,我要跟我閨女在一起,要留你自己一個人留下吧。”李婆子搖頭。

    “我一個人留下來像什么話?我這還不是舍不得嗎?”

    “你舍不得,我就能舍得了?你想想閨女,若是現在留在村子里,以后想去京城看閨女一眼,你認識路嗎?知道咋走嗎?找的到嗎?”

    “讓閨女她們回來看咱們不就行了?”

    白老爺子這話剛說完,就被李婆子掐的胳膊疼的嗷嗷叫。

    “你咋這么好意思麻煩閨女的?要上天不?我閨女這么嬌弱的身子,能這么來回的折騰嗎?”

    “嘶,我錯了我錯了,去去去,去京城,你快放手,疼死了。”白老爺子連忙開口求饒。

    罷了罷了,李婆子說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

    他想留下來只是一種對故鄉的不舍跟執念罷了。

    這李婆子的手勁兒也太大了吧,都把他胳膊給掐紅了。

    七天后,白家一家人連同張舒窈,閆陌他們一同踏上了前往京城的路。

    因為不用太著急趕時間,同時還要顧及白老爺子跟李婆子的身子,他們這一路上走的很慢。

    但凡到了新的城鎮,他們就停下來休息,順便在當地逛上半天一天的,體驗一下當地的文化。

    白老爺子跟李婆子倒是沒想到,老了老了托著閨女的福,竟然也能離開家,看看大齊國的各個地方。

    他們看過的這些地方,走過的這些路,夠他們回味一生了。

    越靠近京城,眼旁的景色跟城鎮越發的繁華,他們也一天比一天更加期待快點兒到達京城,好看看天子腳下到底是如何一番繁華景象。

    趕了一個多月的路后,他們總算到達了京城。

    “當家的,快看,那兩個字是不是京城!我們終于到京城了!”

    坐車坐的時間久了,人就特別疲憊。

    不過看到京城那兩個字后,李婆子頓時激動的喊了起來。

    到了京城也就意味著他們終于不用趕路,可以躺著好好休息一番了。

    “是是是,是京城!”白老爺子也難免有些激動,趴在馬車車窗可勁兒往外瞅。

    京城啊,到底不一樣。

    光是那城門,那城門上懸掛著的大字,那駐守在城門外的將士看起來都是那么的拉風。

    簡直比想象中的樣子還闊氣。

    “爹,娘,這些日子累了吧?沉淵說他已經安排人幫咱們找好了住處,咱們先去住的地方。”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農女有田超給力>,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双色球预测田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