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紅衣辨冤錄 > 第137章 京都四少

第137章 京都四少

    “吃下去”可怕,但“長出來”這個猜測真是讓人聽得一陣頭皮發麻,饒是見多識廣的甯鶴潯和蔣佑晨都覺得難以置信。

    甯鶴潯艱難的吞了口唾沫:“長出來的?紅衣,人的肚子里怎么會長出絲線來呢?”

    薛紅衣沒有理會他,專心致志的扯著絲線,直至遇到阻礙這才停了下來。她一停手,蔣佑晨便問:“怎么?”

    “扯不動了。”薛紅衣解開尸體身上的褻衣從喉腔處一直按到他的腹部,她重重壓了壓表情嚴肅道,“這里有東西。”

    “現在解刨?”

    “不。”薛紅衣將褻衣掩上,“帶回巡查司,咱們先把這蜘蛛探一探。”

    明靖一身褻衣,而且并未穿鞋,很顯然是死在自己屋子里的,所以這房間便是第一現場。一旦她在這里刨尸,施展不開是一說,更重要的是會破壞現場。

    蔣佑晨吩咐捕快將尸體運走,一直站在門口的明尚書瞧著被白布掩面的兒子悲從中來,隱忍的眼淚終于奪眶而出。明尚書扶著木板哭得悲愴,可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滾燙而悲傷的眼淚氳濕了白布,很快又被這冰冷的寒風吹得凝結起來。

    白發人送黑發人,最是悲痛。

    薛紅衣能理解這喪失親人的痛苦,一時間五味陳雜。她張張嘴想要安慰明尚書這位老父親,但又不知該說什么,最后只能扶助他將他帶離尸體旁邊。

    待明尚書心情平復后,薛紅衣才問:“大人,令公子最近有何異常么?”

    “在我看來,那小子……”明尚書頓了頓,苦笑道,“靖兒最近處處都透著異常。薛姑娘來京都這些日子應當遇到過犬子,他是個不著調的,闖禍才是常態。這幾日他偏生好好的待在家中,這難道不反常么?我不知,這孩子身上究竟發生了什么,也不知他結交了一些什么人。我不是個合格的父親。”

    說著明尚書眼眶又紅了,不過到底是京都官員,更為理智。他深吸口氣道:“平日里他與書童在一起的時間多,你們若是想了解,他應該能幫上忙。”

    “謝謝大人。”

    明尚書的理智給巡查司省去了很多麻煩,他主動將平日里跟在明靖身邊的書童喊了過來,赫然就是甯鶴潯與蔣佑晨在墨山書院門口見到那位小廝。

    這小廝臉色慘白,顯然也是被自家少爺房內的慘狀嚇到了,一直哆哆嗦嗦,身子軟得像是隨時都會倒地。

    “姓氏名誰?”蔣佑晨瞧不上這樣的男人,語氣更冷了幾分。

    “盧,盧寶。”盧寶顫顫巍巍的回答,“我,我是少爺的書童。”

    蔣佑晨實在太冷硬,甯鶴潯怕他將本就哆哆嗦嗦的盧寶嚇得不敢說話,只好將人推到一旁,勾唇笑著問:“這幾日你家少爺都去了哪兒?”

    盧寶縮著脖子看了看,剛想張嘴,又聽甯鶴潯道:“重復的話我不想聽,還有,本侯爺要聽實話。”

    盧寶吞了口唾沫,瞥了瞥一旁的明尚書道:“少爺,少爺白日在家,但每日晚上都會出去。最近梨園排了新戲,少爺可喜歡了,每日都會去捧場。”

    梨園?甯鶴潯琢磨了一下,與蔣佑晨交換了眼神又問:“除了去梨園還去什么地方?明靖最近可還有得罪什么人?又與什么人發生了沖突?”

    盧寶這會兒總算是不在抖了,一臉憤怒道:“肯定是其他幾位少爺干的!平日里他們就與少爺不對付,每日遇到都與少爺爭鋒相對!前日在梨園,郭家少爺還跟少爺因為打賞的事兒杠上了!定是那郭家少爺沒能贏過少爺,所以報復少爺!”

    盧寶義憤填膺的跺腳,那兇狠的樣子像是要去跟自己口中的郭家少爺拼命。

    “秦太師家的秦業成,工部尚書郭家郭子遜,吏部陳侍郎家的陳堯,還有禮部尚書明家的明靖。”蔣佑晨道,“這四人并稱京都四少,可他們的關系并不好,都是混世魔王不說,還互相看不順眼,平日里遇到了必然會爭得面紅耳赤。”

    “如此看來,他們是積怨已久啊。”甯鶴潯摸著下頜,輕笑,“這樣的小打小鬧并不足以讓這四人對彼此下此毒手吧。若真有這么大的仇,又怎會讓明靖活到現在。這三人,應當不是殺害明靖的兇手。”

    “可不管怎么說,這也是我們唯一的線索了。”薛紅衣將自己褶皺的裙擺撫平,蹙眉道,“我們去找這幾位少爺問問,特別是那位郭家少爺,昨天夜里他還見明靖,說不定能從他口中問出點什么。”

    甯鶴潯和蔣佑晨對這提議自然是沒有異議,三人剛準備兵分兩路離開,之前明尚書喊去拿蜘蛛的人終于回來了,那足有兩個巴掌大的蜘蛛已死,被人戰戰兢兢用一只碗裝著端到了薛紅衣面前。

    薛紅衣又再次帶上手套,將蜘蛛捻到了手中。黑乎乎的蜘蛛渾身上下都長著長毛,背上和腹部也沒有過多的花紋,她仔細觀察了好一會兒道:“這是無毒的結網蜘蛛,正如我先前所說,秋季產卵后必死,它不可能會活到現在。我現在也無法知曉它們存在的原因。”

    甯鶴潯湊過去看了一眼,隨后嫌棄的拽著薛紅衣的手腕將蜘蛛扔回碗里,“弄不明白就暫時放下,現在最重要的是查出明靖的死因。”

    “你瞧明靖那滿屋子的蜘蛛網,說不住這些蜘蛛就與明靖的死有關。”說到這薛紅衣一頓,又回頭看了眼那滿屋子的蜘蛛網,“明靖屋子是不是入秋就有炭火供著?”

    盧寶不知她是在問誰,左右看了看最后還是道:“少爺怕冷,入秋之后就讓我們準備了炭火,少爺說過不準讓屋子冷下去。”

    “我明白了。”薛紅衣一拍手,“這些蜘蛛本就早已經在明靖屋子里了,入秋之后它們本該死去,但這屋子里的暖氣讓他們活了下來,并且順利讓那些蜘蛛卵孵化。蜘蛛們將此處當成了自己的巢穴,繁衍生息,吐絲結網。”

    啪啪啪!

    甯鶴潯連連鼓掌,卻又笑著問:“可明靖的屋子每日都會有人打掃,那些小廝丫鬟們又怎么會發現不了這些蜘蛛呢?這些蛛網又大又多,除非是眼瞎,不然絕對無法無視。”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紅衣辨冤錄>,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双色球预测田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