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軍婚超甜:少將家萌寶排好隊 > 第678章關于格的頭痛癥

第678章關于格的頭痛癥

    雙手捧著,微微喝了一口。味道很鮮,特別的好喝。

    她剛剛還覺得有點冷,這會兒熱湯下肚,似乎好了很多。

    “快吃吧,吃完后,還得吃藥呢。醫生給你開了發燒的感冒藥,以及治療外傷的藥。這些都需要飯后吃。”

    格拿起筷子,為秦雨筱夾著菜在碗中。

    “謝謝。”她垂著腦袋,默默的接受。

    “你是復讀機嗎?”他欣然一笑,溫柔的說著。

    “啊?”她有點心神不寧,對于他的話,一時之間沒有聽懂。

    “如果不是的話,為什么總是一直講著‘謝謝’呢?我帶你回來,只是意外遇到了你,給你盛湯夾菜,也只是身為一個主人,應盡的地主之宜。

    而并不是你求著我幫你。所以就不需要那么客氣了。”他優雅的吃著飯菜,說話的聲音特別溫柔。完全不會給人生疏的感覺。

    “……”秦雨筱拿著筷子,夾了一些菜在口中,抬頭盯著旁邊的用餐的男人,牙齒本能的咬著筷子頭,有點發呆。

    不知為何,在格的面前,她總感覺一切似乎太巧合了,但又是那么的偶然。

    他長得很帥氣,五官立體俊美,戴著的那幅金絲眼鏡,沒有絲毫拉低他的顏值,反而多了幾分親和力。

    看他家庭情況,應該是很富有的,他不會清閑到,把時間打發在她身上的地步吧。

    “看來我家的飯菜,還是不太符合你的胃口。”格抬頭見她在發愣,沒有吃飯。輕笑著搖了搖頭,淡然的說起來。

    “不是……”秦雨筱回過神來,大口大口的吃著飯菜。

    她肚子是很餓的,一天都沒有吃東西,小菊的廚藝很好,對于她做的飯菜,是特別的可口的。

    飯后,格帶秦雨筱回到剛剛那個客廳,坐在沙發上。

    小菊送來了秦雨筱的藥,并倒來了溫開水。

    “把藥吃了吧,那樣身體才好得快。”格向坐在對面的小女人示意。

    “謝謝……”她下意識的說著感激的話,語落之時,發現格正盯著她笑起來,這才趕緊打住。直接拿起那些藥,全部仍進口中,合著溫開水吞下去。

    她可不想被他再說成是復讀機,可格他畢竟是幫了她,算是救了她吧。她現在什么都沒有,除了那聲口頭上的‘謝謝’,也沒有什么可以報答他的了。

    要不是格的話,她昨天昏睡在街道上,肯定會出事的。所以說用‘救’那個字,一點都不會夸張。

    “你怎么也不問我,為什么身上會有那么多傷?會昏睡在街道上?”秦雨筱在心里,其實一直都有這個疑惑,格對于她似乎很上心,但又特別的不上心。

    換作一般人,肯定會好奇的問她這些問題。

    “你不太習慣問別人的私事,除非對方愿意告訴我。”他講的是沒錯,但秦雨筱是一個例外。

    對于她的事情,他全部都知道,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去問她。要讓她親自對他講出來,那無疑是在讓她,揭著她的傷疤吧。

    “哦……”她輕笑了一下,從喉嚨中擠出一個字來。

    “昨天在街道上看到你的時候,我可以選擇不幫你,但是我心里會抗拒,并且希望我去幫你。

    不是因為我們見過幾次,一起吃過飯。也不是因為你那個兒子樂兒。只是……你讓我感覺,好像我們似曾相識,擁有親人的那種情感。”

    這是他的心里話,她每次給他的感覺都是這樣,之前他沒有對她講過。今天會直接講出來,可能也就是仗著,他好歹也救過她,她在聽到這話的時候,也不會太過反感吧。

    “親人……”秦雨筱喃喃著這兩個字,頓時感覺鼻子一陣酸澀。“格先生你的親人,沒在你的身邊嗎?”她正視著他詢問。

    “是啊,他們都不在我的身邊。”他回復的言辭,聽起來很沉重。

    “他們在哪里?不在A國嗎?”

    “嗯。”他沒有說太多,只是從喉嚨中回答了一個字。

    既然他不愿意講,秦雨筱也懂得識趣,不去詢問那么多。即便她八卦知道了,那又能如何呢?關她什么事呀?

    此時,小菊拿著秦雨筱昨天的衣物,向他們走了過來。

    “小姐,這是你昨天身上穿的衣物,我已經洗干凈了。在衣服的外套里面,我找到了這個。”小菊把衣服和那張缺了一角的照片,同時交到秦雨筱的手中。

    格的目光,掃過小菊手里的那張照片,本能的奪過來查看。

    在看到抱著襁褓里孩子的那個女人時,他的腦海里,突然閃過一些殘破的畫面,畫面中有一個女人的身影,可他看不清楚她的臉。

    “啊……”格抓著照片的手,重重的拍打在茶幾上,另一只手,下意識的捧著自己的腦袋。

    他的樣子突然顯得好痛苦,俊美的臉,變得有點扭曲。

    “少爺……”小菊扶著格的手臂,急切的叫喊:“來人啦,趕緊叫醫生。快點……”

    “他怎么了?”秦雨筱從沙發上蹭起身來,幫著小菊一起扶著格。

    “我家少爺又患病了,需要吃藥壓制。”

    她們一起把格,扶到樓上的臥室。

    醫生給格打了一針鎮定劑,過了一會兒,他才安睡下去。

    秦雨筱完全沒有想到,格的身體還會發生這樣的情況。

    “你家少爺他患的是什么病啊?”好歹她也是醫生,如果知道格患病的根源,興許她能夠幫助一下他。

    “他……”小菊欲言又止。

    秦雨筱看得出來,小菊是擔心將自家少爺的病情外傳了。

    “沒關系,我只是隨便問問。”

    大富人家的少爺,不管是什么事,只要是發生在他身上的,對方都會有所忌諱。

    “我家少爺他患有頭疼癥,已經很多年了。”小菊簡短的回答。

    “沒有找醫生瞧過嗎?”

    “瞧了,醫生說少爺的病很難醫治,只能夠依靠他自己慢慢的來。那些都是很有名的醫生,他們都沒有辦法,我們就更沒有辦法了。

    少爺的頭疼癥,并不是時常患,有時候一年也不會發生一次,只是最近回到隴林市后,仿佛開始變得頻繁了。”

    “我……我是醫生,興許可以為他看看,就是不知道……你方不方便把他的病例,還有大腦CT片子給我看一下。”

    秦雨筱的言辭,是帶著幾分猶豫的。只因剛剛小菊,告訴她關于格的身體情況,有所遲疑。她才會這樣。

    如果不是因為格救過她,她也沒有必要,瞎操心去管這些。畢竟,她現在自顧不暇。

    倘若能夠幫格,減輕一點頭疼癥,也算是她報恩了吧。

    “你稍等一下,我現在就去給你拿,不過……如果少爺醒來后,請你能不能不要告訴他,我有將他的病例給你啊?”

    小菊也是關心格的身體,只要有一絲希望,她都想要格的身體好。這會兒背著格做這件事,即便有一天格知道了,會處罰她,她也都認了。

    “放心,我不會告訴他的。”

    只有屬于忠心的丫頭,才會做這樣的事情。格平時的為人,肯定跟他的行事作風一樣溫文儒雅,所以身邊的人,才會對他那般的忠心。

    她在秦家生活了二十多年,一心想要跟傭人們交心,可是面對顧小芳平日里,對他們的壓迫,他們還是選擇了對她無視。

    小菊將格的病例交給秦雨筱,她看了一下,在那張大腦CT上,并沒有看到什么異常,不僅如此,在病例單子上,也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

    只是說著頭痛癥。

    也不知道這些病例,是照顧格的醫生,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軍婚超甜:少將家萌寶排好隊>,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双色球预测田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