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妖王心尖寵:逆天懶妃太囂張 > 第236章 處置晏孀

第236章 處置晏孀

    “你胡說,我何時說過奉王后的命令了。

    況且,我也只是去采了一些花罷了,出來時你們也是都瞧見了的,如今竟是想著把事情都推卸到我身上不成?”晏孀盡管心下頗為慌張,對著侍衛所說的話也是有些害怕,還是不得不開口替自己辯解著。

    “當時晏孀小姐說著這番話的時候,不僅僅是屬下聽見,便就是旁的人也是同樣聽見了。

    若是王不信,卻也可以傳其余人過來一一詢問即可知曉真假。”侍衛不慌不忙的說著。

    “月靈草,你不是妖界中人,又怎會知曉月靈草的事情呢?”兮姝這句話雖是在詢問著她,可眼眸卻直勾勾的盯著一旁寧雪瞧著,其中深意倒也頗為明顯。

    “王后說的是,奴婢并非是妖界眾人,自然是不認識什么月靈草月靈花的東西,奴婢實在是冤枉啊!”

    “晏孀從前沒有下手,為何偏偏在指到你身旁伺候時候才尋了這只要妖界中人才知曉的什么月靈草來謀害于我?”對于晏孀的話,兮姝現下是半分也沒有往心里去。

    “王后這是在懷疑屬下不成?”寧雪彎著腰,在回了她一句后,見著莫妖仍舊沒有替自己說任何話,不禁有些沉不住氣,詢問道:“屬下在妖界,一直以來都是忠心耿耿,從未有過二心。

    如今,屬下怎會知曉這個奴才過來屬下這里便惹出了這么多禍事來,想來定是有人要故意陷害屬下,還請王替屬下做主,免于屬下被人陷害之苦。”

    “你是長老,會有什么人能陷害你?

    兮姝來妖界的時間倒也并不長,對于妖界之中的事情自然是也同樣不清楚。”

    “王……”

    “你還不快些從實招來,究竟是什么人指使于你,亦或者是什么人告訴了你后山有月靈草的事情讓你來陷害于我?”兮姝徹底冷下臉色,沉聲詢問著她。

    從前她對于晏孀也只是一些厭惡不喜罷了,卻也從未想過旁的什么,只是沒想到她今日竟是能夠做出這些陷害自己的事情來。

    若是當真自己一時不慎著了她的道,后果更是不堪設想。

    “奴婢沒有,奴婢從未做過陷害王后的事情,奴婢實在是冤枉。”

    “你既然嘴硬不肯說,倒也無妨。

    總是有著一些能夠瞧得見過去的法寶,只要瞧上一瞧便可知真偽。”對于晏孀究竟認不認罪的事情,他倒也并不在意,嘴角始終噙著一抹淡笑,不過在讓人瞧著卻又只覺著打從心底里發寒。

    “晏孀,你好大的膽子,如今謀害王后,竟還百般抵賴不肯承認,簡直是罪大惡極。”在聽著莫妖提及瞧見過去的法寶,寧雪本就不太好看的臉色更加難看了下來,雙眸緊緊瞪著晏孀斥責著。

    “奴婢也只是一時豬油蒙了心,還求王饒了奴婢吧!”晏孀也是有些傻眼,她不過是一個普通凡人罷了,哪里知道妖界修道之人的眾多法寶亦或者功法之事,現下聽著他如此說著也是有些害怕。

    “一時豬油蒙了心?”莫妖冷笑了一聲,他知道妖界人對于自己娶了兮姝為妖后之事,一直耿耿于懷,不過卻也沒想到連著自己救回來的人,竟也是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還求王饒了奴婢吧!”晏孀現下早已沒了別的心思,滿心都只是害怕。

    “饒了你?若是今日本尊饒了你,他日怕是都要過來陷害一番王后,本尊豈不是要一一都饒了過去不成?”

    莫妖的底線就是兮姝,平日里都舍不得瞧見她受到一絲一毫的委屈,現下被晏孀公然算計,險些毀了清白,莫妖只要想起來就只覺著恨的牙根癢癢,恨不得把她打入極北的極寒之地受刑又怎會饒了她。

    寧雪極力替她求情道:“王,晏孀也只是一時糊涂,王還是饒了她吧!

    畢竟晏孀也只是一個凡人,若是王斤斤計較執意處罰于她,便就是讓外面的臣民瞧見恐是有失王的英明。”

    “寧雪長老倒是心胸寬廣,只不過可惜的是,一來今日受害的并非是寧雪長老,二來寧雪長老也只是一個長老。

    即是不能替王做出約定,又不能替我這個‘王后’直接赦免了晏孀。”兮姝故意把這句王后說的頗重,這句話落在寧雪耳中更是猶如千金石一般,壓的她有些喘不過氣來。

    “兮姝說的是,絕不能對這樣的人姑息養奸。

    這次饒了她,下次說不定還會做出什么樣的事情來,這次是王后保不準下次害的就是本尊。”

    “王……”寧雪顯然還要替她在求情一番,不過才剛剛張嘴叫出這么一聲來,就對視上了莫妖掃視過來的視線,凌厲的視線嚇得她王后退了一步才止住自己身子,原本想要說出口的求情話,盡數吞咽了回去,再也說不出口。

    兮姝似笑非笑的瞧著她說道:“寧雪長老與晏孀的關系倒也當真是好,如今不過是才剛剛做了兩日主仆,就已經肯舍命相救了嗎?”

    寧雪深吸了一口氣,不在去瞧著莫妖視線,低垂下頭說道:“屬下不敢。

    如今屬下替晏孀求情,也只是一心為著妖界著想,為著王著想罷了。”

    “寧雪長老倒是一心為著妖界,就連著那些妖界眾多人的心思想必也是一清二楚。

    若是我今日遭受誣陷成功,怕是寧雪長老第一個就要勸說莫妖換了妖界妖后吧?”

    “寧雪身為長老,為妖界著想是應當的。”寧雪雖是沒有正面回答兮姝的問題,卻也還是表明了她自己的堅定態度。

    “無論兮姝如何,我都不會換人。”莫妖轉過頭,雙眸含情的瞧著她,淡聲說著。

    “但愿王與王后一直如此伉儷情深。”寧雪緊緊攥著手掌,瞧著眼前的場景只覺著極為刺眼。

    “至于晏孀……”

    “王后,還求王后手下留情,饒了晏孀一條命。”不等莫妖說完,晏柔臉上滿是眼淚的跑了進來,急忙跪在地上求情著。

    “晏柔你……”兮姝有些不耐煩的皺著眉頭,若是旁的人倒也還好,只是晏柔雖是同晏孀為孿生姐妹,但性子上卻大不相同。

    兮姝對著晏柔也是頗多好感,且做事又是勤快利落,話又不多。

    “奴婢知道妹妹犯下滔天大罪,奴婢不奢求王后能夠饒了她,只求王后能夠饒過她一條命便好。”

    對于這件事,莫妖雖是有些動怒,但心底里還是會聽從兮姝的意見,眼下也是略帶詢問的瞧著她。

    “她這般品行不端,你還要執意維護著她嗎?”兮姝顯然有些惱怒。

    “如今她品行不端,也是奴婢的過錯。

    是奴婢作為姐姐的沒有交好她,才會以至于她犯下這般大錯。”

    兮姝沉吟了好一會兒功夫,這才重新開口說著:“對于妖界我倒也不太清楚,不過念在晏柔的份上,饒了她一條命也未嘗不可。”還不等晏孀兩姐妹高興,又繼續說道:“只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就讓晏孀終日囚禁在后山北苑做一些苦力,來償還所犯下的罪責吧!”

    “多謝王后。”

    晏柔與晏孀并不知曉后山北苑究竟是個什么樣的地方,但寧雪與莫妖二人卻清楚,在她才剛剛說出這番話后,兩個人用著兩種視線朝著她看了過來。

    后山本就是禁地,里面自然是有著一些危險至極的所在,卻也不僅如此,其中更是還有關押著一些犯了大罪之人。

    而北苑,也正是因著要關押罪人,特意用法術制成了一個冰窖一般的所在,就算是有著修為的人過去日子都尚且不好過,又何況晏孀這個毫無法力的凡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妖王心尖寵:逆天懶妃太囂張>,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双色球预测田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