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我在異界是個神 > 第522章 嘆息之壁??

第522章 嘆息之壁??

    “阿爾托莉雅小姐,要不我也把你抱過去吧,你們這么走下去,哪怕是動用斗氣的力量,也還需要一天多的時間才能抵達冥王宮殿。”

    展開巨大的金色翅膀,賽特懸浮在阿爾托莉雅不遠處,看著那籠罩著金色斗氣,臉色卻是已經蒼白起來的少女,有些心疼的說道。

    冥王宮殿的位置,在賽特和奧托兩個飛行單位的探索下,已經鎖定了。

    但是很可惜,冥王宮殿外面似乎有著一股強大的力量存在,沒有眾人合力的話,根本無法真正的進入冥王宮殿之外。

    星辰,哪怕是小小的星辰,就像龍珠里的界王星一樣,光憑步行也會讓人絕望的。

    哪怕是超凡,也同樣如此,只有賽特和奧托兩個憑借肉身體力飛行的存在,才能說在這樣的距離下沒那么狼狽。

    于是,一群人一商量,便決定由奧托和賽特從空中借助飛行的速度將人先送過去,其他人先行在地面上前進,能走多遠是多遠。

    如此,足足折騰了好幾天的時間,全球絕大多數的人就都已經在彈盡糧絕之前出現在冥王宮殿之外。

    但是,他們并沒有如愿以償的進入冥王宮殿,尋找能夠返回地球的路徑。

    因為,個別超凡者并不愿意被賽特和奧托抱著在天空之中飛行。

    這些超凡,無一例外的都是女性。

    扶桑的土御門美惠,在當初提出這個意見的時候,就冷漠的拒絕了,并且直接揚言:

    “巫女的身體是用來釋放陰陽師大人的,你們算什么東西,也想觸碰巫女的身體?”

    和土御門美惠的決定差不多,但是理由相對溫和的法蘭西圣女則是解釋道:

    “我作為信仰圣光的修女,這種事情還是要請示過安德烈大人才行,但是現在安德烈大人并不在這里,所以……抱歉。”

    至于阿爾托莉雅,她倒是不介意這些東西,但是她作為亞瑟王的后裔,是不允許自己拋棄他人離開的。

    哪怕這些人和自己并不是一條心,但是至少現在大家是一個團體的人。

    面對隊友的不愿離開,阿爾托莉雅同樣不愿離離開。

    而她既然不愿從空中先行離開,她的騎士自然也同樣如此,就跟倔驢一樣,怎么講道理都沒用。

    看著已經露出虛弱之色的阿爾托莉雅,化作法老形象的賽特很是心疼,他看了看四周,而后咬了咬牙,整個人就在所有人意外的目光中沖天而起。

    來到一根斷裂的希臘風格石柱之前,他的雙目中迸發出猩紅的光芒,熾熱的光束之下,那石柱頓時石屑紛飛,很快一根細長的柱子就取代了原本的石柱。

    朝著那柱子遙遙招手,賽特的精神力在法老的加持下變得強大起來,那柱子搖搖晃晃的就朝著賽特飛了過去,被他握在手中。

    做完這一切,手握石棍的賽特朝著奧托就飛了過去。

    金色的巨人充滿力量感,手持古樸堅固的石棍,這讓奧托嚇了一大跳,他可是還記得他和賽特之前有過恩怨,他還讓自己等著的。

    血能和黑暗力量運轉他的全身,奧托在攝人的氣息之中,死死的盯著賽特:“你要干什么?”

    看著奧托防備的樣子,賽特冷笑一聲:

    “我們的帳,等出去之后我再和你算。”

    “現在大家都已經彈盡糧絕了,若是不抓緊時間,等有人沒力氣了,就等著永遠留在這里吧。”

    奧托聞言,防備心稍稍降低,他看著賽特,歪了歪腦袋:

    “所以,你要做什么?”

    賽特掂了掂手中的棍子:“既然不愿意有身體上的觸碰,那么就用棍子,咱們兩個一人一頭,抬著他們飛過去。”

    說著,賽特將棍子朝著奧托那里投擲了過去,看見棍子被奧托穩穩接住之后,賽特故技重施,又搞出第二根石棍。

    避免了身體接觸,無論是土御門美惠還是法蘭西圣女,都不再有任何的抵觸。

    而對于賽特的這個辦法,就連一直臉色冰冷的土御門美惠,臉上的冰冷都融化了不少,第一次朝著賽特點了點頭。

    而后,土御門美惠收了自己的式神,輕輕一躍,就穩穩的落在賽特和奧托一手一根如同抬擔架一般抬好的柱子上面。

    柱子微微一彎,賽特低頭看了一眼,魔法的力量從他的手中蔓延,流沙籠罩了柱子,加強著柱子的強度。

    “女士們先生們,相信我,你們絕對不會掉下去的。”

    賽特轉頭,看著眾人,金屬摩擦的聲音配合那黃金一般的身軀,很有說服力。

    ……

    冥王宮殿之前,所有人都齊聚在這里。

    看著籠罩一片廢墟的黑色光罩,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寫著凝重。

    一塊巨石之上,項佑銘已經盤坐在那里很久了,足足兩個小時之后,他才緩緩睜開雙眼。

    和所有人一樣,項佑銘很餓,也很渴。

    哪怕是超凡了,如今境界的他們依舊離不開食物和水,甚至因為氣血雄壯的緣故,超凡初期比普通人更加需要食物和水。

    睜開雙眼的項佑銘緩緩起身,手中握著那白玉葫蘆,掃視了一周,見眾人已經陸續調整好了狀態,項佑銘沉聲說道:

    “既然大家都準備了,那就開始吧。”

    “這可能是我們唯一的機會了,如果不能成功……”

    項佑銘聳了聳肩:“那么,以后我們就要在這冥界之中作伴了。”

    項佑銘語氣輕松,但是每個人心中都變得凝重起來。

    他們知道項佑銘是什么意思,他表達的意思很簡單,如果接下來他們沒辦法打破這阻止他們繼續前進的結界,那么他們就只能在這冥界之中活活餓死!

    本身就是超凡,再加上冥界的獨特環境,他們一旦死亡,很有可能就會化作陰魂繼續在冥界生命下去。

    看著臉上一片淡然的項佑銘,奧托的臉色有些難看,作為血族,理論上他是沒有靈魂的……

    也就是說,他死了就是徹底的死了。

    雙拳下意識的緊握起來,奧托低聲自語:“不行,我絕對不能死在這里,我好不容易才爭取到現在的一切。”

    不僅僅是奧托,每一個人此刻都是一臉的決然。

    沒有人想死,哪怕是死亡之后還能以靈魂的形態存在下去,他們也不想死

    “項隊,我們肯定可以的!”

    “涼介大人給了我一張符箓……我想它的力量應該可以達到三級的水平。”

    “毛子國的野蠻人,寧死不屈!”

    “我要回去,我要回到不列顛,我的弟弟妹妹還在等著我。”

    每一個人都有堅持下去的理由,或是為公或是為私,或是為信念或是為**。

    有項佑銘開頭,所有人都湊在那黑色的結界之前,將自己的力量毫不掩飾的釋放出來。

    金色的斗氣之中,阿爾托莉雅雙目緊閉,手握著湖中劍的劍柄,風的力量圍繞著她。

    阿爾托莉雅身邊,少年騎士神色肅穆,手中的長槍燃燒著刺目的銀白色氣焰,那幾乎是他全部的力量!

    奧托整個人的身體上都流淌著血紅色的電弧,一柄黑暗力量凝結出來的大劍被他緊緊的握在手中。

    愛德華化作狼人,不斷的喘著粗氣,雙目赤紅,健碩的肌肉下滿是力量。

    法蘭西圣女雙手合十,輕輕的唱誦圣歌,柔和的光芒醞釀在她的周身。

    賽特整個人懸浮起來,風暴和黃沙的力量在他的周身醞釀著。

    土御門美惠和她的式神站在一起,她雙手結印,神秘的桔梗印在她的指尖形成。

    項佑銘身姿挺拔,托著白玉葫蘆,整個人身上都綻放出沖天劍意。

    靈隱寺大師寶相莊嚴,月光化作八寶,若隱若現。

    三重老道大量的符箓打出,金剛、大力、神行……種種力量加持在眾人身上之后,他指尖緊緊的夾著一張赤紅的符箓。

    全球的頂尖超凡,在這一刻都準備好了自己至強的力量。

    而那些超凡界的后起之秀,同樣也不甘落后,魔法、武技、秘法……種種力量全都做好了準備。

    這一幕,剛好被從地球利用陣法傳送過來的方累清晰的看在眼里。

    那所有人一字排開,神色肅穆,氣息激蕩,光華流淌的站在黑色天幕之前的樣子,讓方累一愣:

    “這是黃金圣斗士進攻嘆息之壁?”

    方累眨了眨眼,作為幕后黑手,看到這么一群全球頂尖超凡一副決然的樣子,心中竟然有點想笑?

    于是,方累盤坐天空,笑吟吟的看著接下來的事態發展。

    “動手!”

    所有人都在無聲之中積蓄力量,隨著項佑銘的一聲爆喝,所有人齊齊出手。

    金色斗氣籠罩之下,亞瑟王阿爾托莉雅猛地睜開雙眼,狂風一下子就咆哮起來。

    唰的一聲,湖中劍出鞘,一道金色的劍氣在狂風呼嘯一種朝著那黑色的結界就斬了過去。

    不僅僅是阿爾托莉雅,所有人都在同一時間出手!

    天空之中,沙暴涌動,幻化成一個巨大的鳥頭,而后隨著賽特一拳,遮天蔽日的沙暴就這么朝著禁制打了過去。

    圣歌之中,法蘭西圣女背后隱約間有天使浮現,恢宏的圣光化作圣劍。

    項佑銘一步踏出,白玉葫蘆朝著黑色禁制對準,一道刺目的白色劍氣呼嘯而出。

    少年騎士手持散發著銀色火焰的長槍,朝著黑色結界跑去,槍出如龍!

    奧托手中的的黑暗能量脫手而出,牽引著大片的血色雷霆,陰森恐怖如末日!

    土御門美惠取出一張和華夏符箓風格完全不同的符箓,念了一聲咒語,頃刻間雷霆招來,化作雷霆巨人一拳轟出。

    三重老道看到這一幕,不服氣的冷哼一聲,手中赤紅色的符箓打出,頓時赤紅色的火焰化作模糊的朱雀形態在啼叫之中,燒的天地通紅!

    符箓一道,龍虎山和晴明神社各有所長。

    其中的歷史淵源自然不用多說,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扶桑的符箓體系已經自成一體。

    正是因為這樣,無論是三重老道還是土御門美惠,對對方所掌握的符箓都嗤之以鼻。

    不過眼下的情況大家都清楚,只有萬眾一心,才能博得一線希望!

    在這樣的情況下,沒有人會留手了!

    為了離開這個毫無生機的地方,所有人都使出了自己最強大的力量。

    賽特、阿爾托莉雅、奧托、項佑銘……這些本就是全球超凡之中的頂尖存在,在背水一戰之中,爆發出的力量絕對是令人側目的。

    而土御門美惠得安倍涼介所賜的符箓,還有三重老道集合龍虎山之力繪出的符箓,爆發出的力量則是更強強大!

    再加上其他超凡打出的手段,遮天蔽日的力量化作浩蕩洪流,朝著那結界的同一個地方就打了過去。

    轟!

    伴著一陣經久不絕的巨響聲響起,籠罩著廢墟的黑色結界上蕩起一陣陣波紋。

    咔嚓咔嚓的脆響聲在爆炸聲之中響起,讓所有人神色一喜!

    “加大輸出能力,不要再留手了!”

    看著結界上出現的裂痕,奧托整個人大喜,一臉狠色之中,他周身爆發出一震血霧,以自己的本源力量施展出更加強大的攻擊!

    沒辦法,和其他人比起來,作為吸血鬼的奧托是最懼怕死亡的。

    因為吸血鬼根本就沒有靈魂,其他人死了還有化作靈魂繼續在冥界生存的機會,但是奧托沒有,他死了就真的死了,一切就都結束了!

    眼看著狡詐的奧托都拿出了壓箱底的本事,其他人也不再猶豫,幾乎是花了血本施展出更加強大的攻擊。

    而在這樣的攻擊下,結界之上終于出現一個約莫三米多高的裂縫!

    “快!機會!”

    “抱歉,先走一步了!”

    裂縫出現,所有人大喜,一個個施展手段就朝著那裂縫跑去。

    好在,在三重老道最后的神行符的加持下,所有人都成功的跑到結界之內,那曾經是冥王宮殿的廢墟里。

    而一進入廢墟之中,他們就全都升起一種亡魂大冒的感覺。

    就好像,一股冰冷無情的意志已經鎖定了他們,隨時都可能毀滅他們!

    頂點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在異界是個神>,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双色球预测田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