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 正文 第2461章 我之妖塔,鎮我道身!...

正文 第2461章 我之妖塔,鎮我道身!...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放緩下來——

    陳家兩個妖孽兄弟,竟然被蘇金馭下的妖塔,砸的滿臉是血,砸飛了十萬里遠才趴在深淵虛空中,不知死活!

    難以置信!

    連黯祭天女都呆住,她都不信!更何況其他人!

    陳有虎,巨虎神王身砸折了不知多少處王骨,四條腿都在顫抖,難以動彈,它將近圓滿的神王心都在崩潰,發出密密麻麻的裂痕。 一流小站首發

    抬起虎頭,仿佛在告訴人們他還活著,但虎頭抬起時又重重低下!一圈圈神王之力迅速將它包裹起來。

    此刻什么都不重要!殺不殺蘇金都無所謂!關鍵誰都怕死,陳有虎也一樣,他要防止神王心崩潰——

    陳有妖更慘,原本身材就瘦削低矮,跟哥哥陳有虎不同,他主修速度和犀利攻殺之法,防御力哪能和哥哥相比,這時他差點被砸的萎縮成一團——

    傷勢更重!

    神王之光,在陳有妖身上升騰,他隱隱有道解的跡象,情況比陳有虎危機了好幾倍!

    這!

    蘇金這一擊,威震五行天!

    “夜帝!”

    “夜帝!”

    “……”

    吼叫的聲音連成一片,南離天整個天域的上空都仿佛要被聲浪揭開,誰敢想到會是這樣!蘇金這一擊,陳家兄弟根本沒防到——

    黯祭天女的后背處,感到蘇金正在顫抖,顯然這種對拼的力量,他承受下來也不太好過。

    “你很虛弱,這怕就是你最后的底牌。你雖然重傷了他們兩個,可已經虛弱不堪,我勸你,解掉我身上的燭龍神毒,我或可在大人面前,替你求一次情!”黯祭天女冰冷的聲音出現在蘇金耳邊兒。

    “老子……壓根就沒想活著走出南離……”蘇金咬著牙關說著,鮮血成線從嘴角流下,這時他的眼中已經多了好幾分萎靡。

    “哼!你既然執意如此,待我禁錮住燭龍神毒,我要想盡一切辦法讓你生不如死!”

    緊要關頭,失去兩大戰力,黯祭天女感覺再不認真怕是會徒生麻煩。

    “長腿妹、妹……你是水做的嗎,怎么后背也這么軟,讓人這么舒服——”蘇金艱難之中,虛弱著聲音問著。

    “該死,任你再如何亂我道心,我都不會動搖!”

    黯祭天女閉眼,抓緊禁錮那塊逐漸擴大的燭龍神毒,在她說完時,一條條黑色祭紋,從她身前鎖骨處探去……

    漸漸的,九條黑紋把燭龍神毒包圍,宛如一道黑色日輪一樣,帶著紋尖,開始一絲一毫向那一團鮮紅血絲逼去。

    額上,細汗開始沁出,黯祭天女呼吸都急促了不少。

    呼~~~

    半刻過后,黯祭天女心里惱怒。

    不行!只能暫時禁錮到這種地步,根本無法逼出,而且她甚至心中生疑,懷疑這燭龍神毒會不會沿著神血,已經開始擴散?

    “你解不解開在我身上種下的神毒!”黯祭天女不敢再冒然嘗試,心里在怪自己太過大意,否則根本不可能會這樣!

    “此毒無解——”

    “不可能!你有燭龍道,作為施毒者,你不可能解除不了!”黯祭天女怎么會信。

    蘇金其實并沒嘗試過。

    燭龍神毒都是他對敵所用,還未嘗試解毒,連研究都沒研究,不過現在慌亂的黯祭天女倒是讓他很快意。

    來時那瞧不起人的勁兒呢?哪怕有解毒之法,就憑她要對雨煙老婆出手,也絕不可能幫她解掉!

    “你太自作多情了,我怎會幫你——”蘇金虛弱道,如實的告訴她,別再做夢!

    “你……”黯祭天女柳眉緊皺,她很無奈,知道自己現在完全占據不了主動。

    “被我妖塔轟開的漆黑空間,到底是什么地方……”

    蘇金其實一直都想知道,畢竟這種情況不是一次兩次的出現,虛空被轟開,若是落入那漆黑的黑洞中,會將如何?

    “那是森羅位面的一角,生靈世界的另一面!同屬諸天,我幫你解惑,你解我的毒,解毒后我直接就走,不殺你!”黯祭天女說著時,提出了條件。

    “長腿妹妹你又想多了,你不殺我,并不代表驅使你來的人不殺我!算來算去,死能拉上你一塊也是血賺不賠——”

    “你到底要怎樣!”黯祭天女心里無力,來時她根本想不到會是這樣的情況。

    蘇金不再回答。

    而后黯祭天女又許下了諸多好處,但越是這樣,越是代表她非常害怕,害怕這燭龍神毒!

    轉眼,盞茶時間過去。

    陳家兩兄弟,還在遠處閉目療傷,但隱隱間,外部傳來的力量,似乎引的這一方虛空深淵都簌簌顫動起來。

    蘇金勉強睜開神眼——

    在南離天西北方向,綿延了幾百萬里的佛血,綻放佛霞,竟然不可思議的正在倒流!

    佛血中,一尊尊倒下的佛陀、羅漢、甚至有些佛修大能,傷口都在迅速復原,每一縷鮮血都回歸了本身!

    十座、一百座、一千座、一萬座!

    每一座如山的巨佛都在睜眼,他們眉心上全都顯現了一道金蓮印記!

    “那個禿驢果然厲害!竟然能抗衡大人……”黯祭天女憂心忡忡起來,她說的禿驢,在蘇金聽來應該就是指觀自在!

    “看來你們的陰謀要破滅了。”蘇金冷聲說道。

    “大、大人!”黯祭天女語氣顫抖,看到陳家兩兄弟處,逐漸開始凝化出一張佩戴骷髏面具的臉,失聲恐懼叫著。

    那黑袍加身的神秘強者,佩戴著慎人的紅色骷髏頭面具,這一幕同樣被蘇金收入眼中。

    不太妙!

    蘇金的菩提心都在顫抖,修行的八門大道仿佛凝固住,體內力量沉重不堪,難以驅使催動。

    好強!至少是同觀自在一個級別的存在!連黯祭天女都遠遠不是對手!

    南離之主‘朧’,同其他人一樣,在此人現身時,全部匍匐跪了下來,那是源自本能的畏懼!

    轟——

    南離天,但凡是看到此人的修士,神魂仿佛都開始滋生恐懼,若不跪服下來,魂魄都要離體被莫名威壓撕碎!

    “癸水神王!你有凝化癸水乾坤之術,快速速把雨煙妹妹和她們幾個收容起來,帶去南離神宮!”南離之主傳音道。

    癸水神王愣了楞,在跪下時緩緩伸出手指輕拍,一抹透明的意境在她指尖凝化而出,無聲無息間,把夏雨煙從道場中收起——

    三仙女和金城公主只感覺身體被吸住,同樣走進了清洌洌的乾坤中。

    “朧姐姐,你……”癸水神王在悄然退去前,看了看南離之主。

    “我要分出本源,助他一臂之力……”朧深吸了口氣,似是下了決定。

    在她身上,驟然出現了一幕火霞!

    蘇金直接看了過來,不過隨即出現的情況卻頗是詭異,他和黯祭天女背對背時,周圍竟然開始出現了一圈旋轉的火紋。

    這是……南離奇火!

    蘇金臉色一震,艱難伸出手,觸碰在那一角火紋上——

    轟隆隆~~~

    雙目中,兩朵火焰開始跳躍起來!他的火神道仿佛都在傳出歡悅的波動,這南離奇火到底是什么級別的火焰!強度,超出了蘇金的預料!

    什么?!

    黯祭天女心里大驚,蘇金身體中的骨骼噼里啪啦爆響,一抹天道氣息裹挾著火神道韻出現,這南離奇火的本源,竟然直接助蘇金踏過了天道門檻!

    嘭!

    血色妖塔上,刺眼的火神環直接放出一萬萬里的神霞,投射在虛空深淵極深處!

    隆隆——

    妖塔仿佛被灌注了巨力!竟然直接被蘇金抬手招來!!

    “你、你原來是想……”黯祭天女瞪大眼睛,慘白著臉,語氣顫抖起來。

    “沒錯,拉你一塊死!它會帶著咱們一起!一起葬在那沒有顏色的森羅位面!”蘇金看著那不斷旋轉而下的血色妖塔,冷聲說道。

    “大人救我!”

    黯祭天女瘋狂想要掙脫,但卻為時已晚!

    “我之妖塔,鎮我道身!”

    蘇金冰冷的聲音出現,頭頂上繚繞八道光環的妖塔,轟然~~~鎮下!
双色球预测田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