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 正文 第2119章 最強來敵

正文 第2119章 最強來敵

    近身看著——

    才越發感覺難以置信!

    李鳳蘿下了云劍山,撐傘而來,換了件胭脂色的上衣,腰間以下裹束著齊膝的荷花紋短裙,那裙子質地很薄。

    薄到幾乎是帖腹可見的地步,尤其她現在挺直著嬌體,穿著纏腿的灰棕色長靴,更顯唯美的氣質!

    蘇金出遠門在外,從未想過能在這里看到這副打扮,感覺這身衣裳再沒李鳳蘿穿著合適!

    見蘇金讓自己不用多講——

    李鳳蘿呡呡嘴,繼續說道:“北宮家的人,在你離開我云劍山后,回了家族。”

    “既然等不來,我便不再等他們。”蘇金倒是有些意外。

    意外之一便是云劍山都能有那么多高手,北宮家連云劍山都忌憚,沒想過不敢來。

    “不,據可靠消息,北宮家的人已經在路上,你最好趕緊離去。”李鳳蘿眼睛靈動閃爍,看著蘇金說道。

    “你為何來提醒我?”蘇金瞥了瞥李鳳蘿,有些不解詢問。

    “我——”

    李鳳蘿有些語噎,“我再問你一次,那天晚上……”

    “別太高看自己,我擁有的女人容貌,沒有一個比你差。”蘇金有些郁悶。

    水潭里李鳳蘿當時在沐浴,他可是轉過身,背對著這妮子坐在篝火堆旁的,根本沒動過歪念頭,但對方似乎很不相信。

    “你這個家伙說話,怎么就讓人聽了不舒服呢?”李鳳蘿丹鳳的眸子帶著古怪,直言說道。

    “看來不拿出點干貨,你是不會相信了——”蘇金臉色無奈。

    “你有辦法證明?”李鳳蘿不相信蘇金是個正人君子,當然這也是她自身有多自信的緣故。

    蘇金也不解釋,眉心‘摩訶鎮獄眼’睜開,用神眼看了李鳳蘿一眼,輕喝道:“反虛!”

    異象陡生!

    景象中一堆篝火顯化出來,蘇金當時的姿態,和那些傳來的水聲,全部入了李鳳蘿的眼睛,不過這凝化異象的手段,并不是沒

    人能做到——

    “我、信你就是了。”李鳳蘿的語氣有些牽強,但懷疑卻是打消了些許。

    蘇金聽她這語氣,簡直想一巴掌抓死她,自己到底救了個什么人?

    大雨傾盆,狂風開始將水霧吹的哪里都是,加上這濃郁的黑天夜色,蘇金的確不愿在此地待下去。

    然而就在蘇金要進那鎮子避雨,把李鳳蘿趕回云劍山的時候……

    蘇金驀地扭頭,察覺到一道異常強悍的氣息!

    “滾出來!”蘇金猛的揚手,龐大的帝手直接抓了過去。

    嘭~~~

    蘇金被震退三步!

    李鳳蘿感覺脊背發涼,撐著傘倒退,幫蘇金遮雨——

    實際上遮傘都有些多余,到了他們這種境界,早已達到雨不沾身的地步,蘇金已經管不了那么多,緊緊盯著前方的一處黑暗。

    “北宮家的人!”李鳳蘿想都不想,俏臉連變。

    該來的始終會來。

    有一事李鳳蘿很是不解,蘇金雖然展現出了斬傷白劍飛的能力,但北宮家豪強眾多,換做常人,恐怕早就已經亡命天涯,遠走

    高飛了。

    可蘇金——

    非但沒走,還等到了天黑,這份魄力不知是愚、還是真正有敢抗衡一族的能耐。

    “桀桀桀,猜對了。”黑暗中,走出一位枯瘦矮小的神秘老人。

    這老人臉型看似還是童顏,但衰老的可怕,身上穿著黑白袍子,袍帽遮上的位置,有幾縷白發顯露。

    好強!

    蘇金臉色凝重,這人完全不是那白劍飛可以比擬,甚至來此見到的李鳳蘿母親,都感覺沒此人厲害!

    “他是北宮家‘太上長老’殘殤道尊!木子夜你快逃走——”李鳳蘿看清來人,大驚失色的傳去聲音。

    “嘖嘖,女娃娃還記得這個名字,我都好多年不記得此名了,我不過是個醉夢人而已。”殘殤道尊咧開嘴,露出黑色的鋸齒狀牙

    齒,陰測測笑出了聲。

    蘇金眉頭沒有任何舒展的意思,此人古怪,連傳音都能聽到!

    “就你一人?”蘇金并未看到還有其他強者,平靜問道。

    “一人殺你足夠。”殘殤道尊雙手平抬,那和他身材比例不符的寬大袍袖鼓蕩開來,整個人浮在虛空。

    “那便來吧!”蘇金絲毫不慫道。

    近日來,火神道屢做突破,目前有三種奇火融合,現在初步祭煉了龍淵,他劍體術突飛猛進,戰一戰這殘殤道尊,未必不可!

    但蘇金卻沒有一成的信心戰勝,此人恐怕是他遇見的最強者!

    “留荀兒完整帝靈,都還算好的,但你錯就錯在,不該連他下一世的機會都覆滅掉,此次斬你,不足以平族長憤怒。”

    殘殤道尊平靜的語氣中,帶著強烈殺機,渾身一震,整個人化為一行青霧,簌簌突進而來!

    蘇金左手一拍肩背上的龍淵劍匣,置于身前,宛如撥琴一樣,一個撩撥——

    一浪水色劍痕,直接撥出,橫掃了過去!

    李鳳蘿被兩人的氣勢影響,并非出自本能的退去,她是真的被那氣浪推走,臉色蒼白的看著蘇金!

    這木子夜怎么回事?

    白天在云劍山時,他都還沒這樣強悍,絕對沒有!要知道都是玩劍的人,李鳳蘿感受真切,蘇金的劍術,簡直有了質的飛躍!

    難道是因為龍淵?

    李鳳蘿感覺到了蘇金的可怕!

    青霧被掃盡,但殘殤道尊并未受到太大影響,反而一步一個位置,在臨近蘇金后,那青色如枯枝的手臂抬起……

    朝著蘇金頭頂拍下!

    蘇金將劍匣放在腋下,右拳轟向那道手爪,六道大帝的修為迸發出來!

    嘭~~~

    殘殤道尊化為一道青霧,再次出現右側另一個位置!

    閃爍的殘影不斷,每一次攻擊都極為犀利,蘇金感覺對方竟然越來越強,自己每多使一份力,對方就想牢牢壓制他!

    轟——

    蘇金被轟的倒退五步,甚至忍不住咳了口血出來,他感覺到了不對勁!

    李鳳蘿臉色蒼白,看著不遠處蘇金在交戰,心里卻是焦急萬分,她隨后連連提醒,發現蘇金根本不回應,似乎沒聽到一樣!

    旋即,李鳳蘿自語道:

    “壞了!這是殘殤道尊的最強神術,醉夢之術!”
双色球预测田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