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 正文 第1474章:猿擊術!

正文 第1474章:猿擊術!

    一刻也不愿多等。

    在蘇金的堅持下,姜如怡被迫硬著頭皮,答應了他的要求。

    兩女面面相窺,盡皆無言,出了房間便帶著蘇金直奔‘焚香臺’而去。

    “公子,若是運氣不好,未見到有師妹在‘焚香臺’上修行,請還勿責怪。”

    姜如怡已經看出蘇金秉性,知道他最想看到的場面,可‘焚香臺’乃是亙古久遠的遠古圣寶,不是誰想在上面修行就修行的,平日里能達到資格弟子很少。

    如此前去,多半難以見到。

    “無妨,若是無女修在上面修行,你倆不是現成的嗎?到時候上去修行讓本王觀看就是,晾白素素她也不敢在本王面前說個‘不’字。”蘇金陰笑了一聲。

    他自認為聰明。

    可誰能想到,姜如怡眼睛猛的亮起。

    “謝謝公子成全!”姜如怡激動萬分。

    “好呀好呀,本寶寶難道也要有兩次登上‘焚香臺’的機會嘛?”白寶貝同樣興奮。

    “呃”

    蘇金驚愕萬分,不理解兩女為何如此高興,有點想不通啊

    姜如怡怎么能不高興?

    在‘焚香臺’上修行,‘鸞鳳閣’女修每個人都只有一次,近萬年以來從未有個破例,外人是很難理解的。現在姜如怡本身半步妖圣境界已經感覺到頭,未來最多修到妖圣境界。

    恐有再無法進步的情況。

    焚香臺作為‘鸞鳳閣’的鎮閣之寶,姜如怡若是在上面能二次修行,未來在短時間內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不是夢想,甚至自身的潛力會發揮到極致的地步。

    如此一來,身上不著外物在上面修行,供蘇金觀看,就顯的不值一提了。

    “先去看看吧。”蘇金叼了支煙,揣摩通透后,不介意的笑了笑。

    雖然只是初次到這‘鸞鳳閣’,但蘇金很自信有這份權利,至于成全了誰,他可不在乎。

    翠山棧道、碧水樓閣。

    到處飄蕩著胭脂香,蘇金沿路發現不少女弟子聚攏成群,膽大點的也敢來問個‘師姐好’,膽小點的小妖,也就只能好奇的在遠處竊竊私語,揣摩著蘇金身份。

    在走向‘焚香臺’的過程中,路程聽兩女說已經過半,也不過才半柱香的時間,這段時間內蘇金賞著唯美景色,卻也發現了不同尋常的場景。

    所以,他在一處百米‘摩崖’下停住了腳步。

    “公子不愧為妖孽天賦修士,竟然看出了此地不同尋常。”姜如怡由心的贊揚一聲。

    蘇金沒有答話,筆直披肩的白色長發被風飄起,眼光不斷閃爍著奇異光彩,這百米摩崖上,蘊含難以想象的道痕功法,若是外行人不懂,只是單純的感覺這上面只是石刻畫,但事實卻非常驚人。

    姜如怡見蘇金看的出神,忍不住又說道:“許多前代閣主曾說過,誰若是學會這摩崖之功,就算天賦再怎么差,也能在修行界中,留下很濃厚的一筆事跡。可惜,無數年過去,歷代閣主都未曾學會皮毛,更不用說修士弟子啦。”

    “神功有缺,神功有缺啊”蘇金負手站在摩崖前,無限唏噓起來。

    “好厲害,竟然能一眼看的出來。還真說對啦,此神功的確有所殘缺。”白寶貝顯然多次經過這里,感覺沒什么意思。

    “我能修成。在此等我片刻。”蘇金淡淡的語氣中,透露出極為自信的氣質。

    “啊?”

    片刻就能修成神功?無數年來,無一人做到。姜如怡和白寶貝不知道蘇金為何如此自信,一時都愣在原地,互相對視幾眼,沒有再敢說話。

    摩訶鎮獄眼!

    蘇金眉心動了動,猙獰出現了一道曠古絕世的神眼。

    神眼釋放出無盡血芒,直接掃蕩在這座‘百米摩崖’上,其上的道痕被他現場不斷在感悟著。

    百米摩崖,此神功的道痕藏在其中,足足百米之高,蘇金悟透一段‘道痕’后,縱身飛躍下棧道,將神功道痕全部聚集在一塊。

    “猿擊術!!”

    蘇金漂浮崖壁間,感受到這部純粹進攻性的神功之中,他一時生澀難言,腦海中仿佛有一道虛影在游走,種種動作都在他心間在演化,彰顯此功的不同尋常。

    “到底還差了些什么?”

    蘇金身立在其中,他左肩一個晃動,‘猿擊術’第一式出現,犀利著連著下一招。

    猿擊術一共有六招,但這六招看似粗獷,卻有一種能洞破敵人破綻的感覺,速度和暴力中,不乏細膩暗蘊其中,越是體悟下去,越是能感受到自己戰斗時的缺點有多么可笑。

    “反虛!”

    蘇金的摩訶鎮獄眼直接打出一道血色光彩。

    轟!

    亙古久遠的景象在這部功法道痕形成前出現,一頭體型龐大的遠古‘暴猿’撞碎了這一片山脈,它一身血紅色毛發,受到了重傷,那血紅色的毛發似乎被人點燃,它的血肉也開始融化。

    暴猿眼神中帶著絕望,臨死前吼了一句,“我不甘心啊!‘倉頡冥燈’點燃了祖魂,數十萬后代再無生還可能,從今以后,世間再無暴猿一族,我族有一法”

    蘇金看著沉默。

    暴猿毛發被燒掉,通體中有幾條明亮的火紅氣勁運行路線,他看的認真,直至暴猿血肉被燒化掉,匯成一條血肉藤狀的活物,爬滿了這座摩崖,留下了‘道痕’和招式。

    棧道上。

    “大師姐,這個家伙好狂啊,他要是能學會,那我們不都太笨了嘛?”

    白寶貝發著牢騷,她也就敢在蘇金不在的時候說這種話,本來也沒什么,剛剛蘇大少爺還沒開始學呢,直接就說了一句,‘我能修成’。

    被刺激到了好嗎?

    “公子身份不簡單,本身天賦超眾,試試也是無妨,雖然我也不信他能學會。”姜如怡遲疑了下道。

    “他能學會,算我輸好嗎。”白寶貝篤定道。

    白寶貝話音剛落,整個‘鸞鳳閣’直接抖顫了一下,一股睥睨天下的暴躁氣勢降臨,將所有人的心靈都震顫了一回,仿佛有無盡大山壓在心頭,壓的人喘不過起來。

    “啊?”

    “啊?”

    姜如怡和白寶貝臉上帶著恐懼,腳好像被莫名力量定在原地,難以拔起小腳。

    “吼”暴戾的吼聲出現。

    周遭八方,開始被一片紅光覆蓋。

    ‘咚咚咚’

    如戰鼓般的心跳開始跳躍出聲,在鸞鳳閣所有女修的眼中,一道紅色暴猿虛影,體型開始拔高,壯大

    最后這頭暴猿虛影壯大到無可比擬的地步,它的軀干頭顱甚至沒入到了云層之上!

    ‘咔’的一道如炸雷聲音出現,暴猿虛影竟將這片天

    頂破!!!
双色球预测田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