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二章:我是好男人

正文 第四百一十二章:我是好男人

    見安倩依不肯,蘇金也就沒過多的停留,快速沿著來之前的那架飛機放下的繩梯,爬了上去,在進到機艙后,他伸出手,把安倩依拉了上來。。 .提供

    “恭喜完成任務。”何莉在蘇金兩人的身后出現。

    “美女,能告訴我,怎么把這玩意兒取下來嗎?”蘇金伸出手,把腕表展現在了何莉的面前。

    何莉說道:“我來。”

    蘇金無辜的被何莉抓著手,看著她那修長的手指在腕表上點來點去,還輸入了一串密碼,才將他的腕表解了下來。

    “真沒想到,你們竟然能這么快的完成任務。”何莉頗為感慨,“內部都有些傳言,說你嚇到了不少人,是不是這樣?”

    “怎么可能!”蘇金搖頭,“我是個愛好和平的人,從來不打打殺殺,是個見血就暈的好男人。”

    “你?好男人?”何莉感覺這家伙很裝,但不得不服的是他有裝x的本錢。

    “是的,我是個滿分的好男人!”蘇金說道。

    何莉目光看向了安倩依,在送蘇金來之前,她還在秦城的秘密訓練場之中,安倩依在之前到這里的時候,并不是她送的,只是臨時才接到送蘇金的任務。

    對于何莉來說,安倩依的美貌,在秦城還是很少見的。

    “你好,我是何莉上尉。”何莉伸出手。

    “安倩依。”安倩依報上了名字。

    “你們的關系”何莉遲疑著問。

    “她是我女人。”蘇金說。

    “呃”何莉反應過來,笑道:“我相信你會是個好男人的。”

    蘇金攬住安倩依的肩膀,突然笑道:“何上尉,你拉鏈開了。”

    啊?

    何莉本能的向下看去,當即就被騙的羞惱起來,瞪著蘇金說道:“蘇金,你絕不是個好男人!”

    她生氣啊,當著安倩依的面兒,竟然戲弄她一個女人,她穿的是那種松緊帶的寬松軍服,根本就沒拉鏈的!

    “我是好男人,不信,你問我女人。”蘇金笑著,把安倩依向前推了推。

    “他不是。”安倩依說完,離開蘇金的攀肩狀態,坐在了機艙上的一排座位上。

    蘇金:

    不是吧?

    安倩依這么狠?

    不是說,女人在外面要給男人的面兒嗎?

    蘇金想想倒也說的通,沒有一個女人喜歡男人戲弄另外一個女人,會避免誤會的,況且何莉長的也不差,那種英姿颯爽的氣質,對于很多的男人來說,都具有非常大的吸引力!

    “哈哈。”何莉當即就檢查了關好的飛機艙門,然后對蘇金說道:“不跟你們說了,把你們送到我們的空軍基地可好?到時候,我再開車送你們回去。”

    “行。”蘇金點點頭,特意的在她身上瞄了兩眼,這何莉上尉,某些地方長的確實比較狂野啊。

    經過長時間的飛行,等幾人坐飛機回到秦城的時候,已經是夜里十點多了,飛機現在正好平穩的降落在停機坪上。

    “倩依,是不是有點晚了?”蘇金看著安倩依問道。

    “嗯。”安倩依點頭。

    “倩依,我不想回去了,晚上留在你那行不?”

    “想也別想!”安倩依頓時表情變了,威脅似得看了蘇金一眼。

    她平時雖然古井無波,但對于自己的身體還是很愛惜的,這家伙要是真的得逞了,要住自己那兒,晚上還有自己的好?

    另外,她覺的,這家伙的臉皮真厚,這種話竟然能當著何莉的面兒說出來。

    “何上尉,先送倩依去古漱齋,省的繞圈子。”蘇金說道。

    “好的。”何莉當即就去開了一輛軍用越野出來。

    幾分鐘后,何莉便對兩人說道:“上車吧。”

    兩人坐了進去,車子也快速的朝著古漱齋駛去

    夜,星光燦爛,一輪圓月揮灑著光芒,將整個秦城籠罩在一片月色之中。

    路上的行人已經不多,車流量也稀稀松松的,偶爾有車輪劃過路面的聲音,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實。

    看著安倩依走進古漱齋,蘇金緊繃著的神經才放松下來,這次任務說兇險也不兇險,說輕松,也并不輕松!至少,面對未知的存在,他蘇金也已經知道了自己現在的實力,以及對未來的定位。

    種種預兆都預示著他將來可能在某一天會死,可他不服,這本來就是一個跟人斗,跟天斗的世界,都過了所有人,老天也拿他沒有任何辦法!

    蘇金深吸一口氣,扭頭咧開嘴,一拍白牙出現,對何莉說道:“美女,該送我回去了。”

    “我可不敢當,安倩依才是大美女,但我不知道,為什么她這種級別的美女會喜歡你。”何莉感慨了一聲,搖搖頭說道。

    “為什么不會喜歡我?”蘇金睜大眼睛,不服氣道:“何上尉,你得說清楚啊。”

    這特么的意思,蘇金也明白,那是自己配不上安倩依?簡直是扯犢子!

    “急什么啊”何莉翻著白眼,“怎么,說你還不高興了。”

    “我不急。”蘇金聳聳肩說道。

    如果何莉是個男人,他肯定覺的這丫的是嫉妒,可她不是,蘇金也只好無言以對。

    “現在還早,有沒有興趣到那邊兒喝一杯?”何莉問。

    “你不怕?”蘇金問。

    “怕?怕誰?怕你啊?”何莉好奇的說。

    “沒錯,深夜跟一個男人去喝酒,女人不應該都會有危機感的嗎?”蘇金問。

    “屁”何莉好笑道:“那你覺的,你挖耳朵的時候,是耳朵舒服,還是掏耳勺舒服?”

    “當然是耳朵舒服了!”蘇金點頭,但很快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怔怔的看著她說道:“何上尉,你思想有點超前啊!”

    何莉呸了一聲,紅著臉說道:“我說的是別的女人,我可不是那樣子的人!你別多想!”

    “那你是什么樣的女人?”蘇金問道。

    “你去不去?去不去啊!”何莉被蘇金惹的急了,瞪著他問。

    因為蘇金的話陷阱太多,何莉感覺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爭論來爭論去,估計得了便宜的還是這個混蛋,她索性的打斷了他的話,不在這個話題上多做交流!

    蘇金犯了難,現在回去抱著老婆還能美美的睡上一覺,然而何莉的氣質也不差,身材也很是極品

    到底——

    去還是不去?
双色球预测田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