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 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美女司機

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美女司機

    現在天氣非常熱,聽到這般清涼解暑的聲音后,蘇金來了興趣,因為,開車的司機,是個美女。(饗)$(cun)$(小)$(說)$(網) .暖色小說網

    準確來說,是一個素顏,略帶點成熟的美女司機。

    她的年紀看來要比自己大上幾歲,但絕對還沒過三十,這個蘇金能夠看的出來。

    當然,美女不可能全部都是白富美,這就是命,總是有人為了生計而忙碌,就算是美女也不例外。只是,這個美女司機,在蘇金感覺很不錯而已。

    她穿著正統的黑衣黑褲,盡可能的不讓任何一個地方的肌膚露出,看起來相當的保守。

    蘇金坐了進去,笑著說:“夏氏集團。”

    “知道。”美女也不由多看了蘇金幾眼。

    她憑感覺,蘇金的談吐氣質,也感覺的出來他的不簡單,見他坐在身邊兒后,點點頭啟動了車子。

    “司機大姐,你這么漂亮,怎么會開計程車?”蘇金笑問。

    “大姐?我很老嗎?”美女司機來了一句,語氣帶著納悶。

    “應該比我大吧。”

    “那也大不了多少啊,我27歲。”

    “結婚了嗎?”蘇金隨意問了一句話。

    美女司機想了會兒,臉上也沒帶不悅,點點頭說道:“結過,但離了。”

    “哦,不好意思。”蘇金很是好奇,這樣的美女,恐怕也能夠跟蘇珊她們的容貌媲美了吧,哪個男人這么愚蠢,竟然跟她離婚!

    在蘇金看來,能造成離婚的,也不外乎是那么幾個條件,要么就是男人沒用,要么就是男人在外面有了外遇,再一個就是經濟實力了。

    “沒什么,現在這時代多開放,也沒什么不好說的。”美女司機不介意的搖搖頭。

    “女人嘛,還是找個男人養著好一些,特別像你這樣漂亮的,做這樣辛苦的活不說,有可能還有危險。”蘇金道。

    “習慣了,對男人也很失望。”

    “看來,離婚是你前夫的原因。”

    “他吸毒。”美女司機淡淡的說。

    蘇金恍然,原來是這樣。

    “現在是一個人過么?”蘇金笑問。

    “嗯,一個人。”

    “那就很苦了,能給個聯系方式嗎?等以后有機會,我還叫你的車。”蘇金道。

    “謝謝。”美女司機專注看著路況,聽到蘇金這么說,伸出雪白的小手,在車前臺的小盒子里拿出一張名片,遞給了蘇金。

    原來,這個美女姐姐,叫徐喬安,喬安,倒是個挺不錯的名字,蘇金想著便笑了,拿出手機開機,看了一眼上面的未接電話后,將聯系方式輸入了進去。

    “如果以后有什么困難的話,可以去夏氏集團找我。”蘇金查看了下通話記錄,剛剛貌似有兩個電話是戴美蕓打的,他得看看,對方找他有什么事兒。

    美女司機沒有說什么,在她看來,蘇金不過是見她漂亮,想要泡她而已,這樣的人她自然見的多了,聽聽就好,畢竟不能當真,特別像她這種受過一次傷害的女人。

    蘇金撥通了戴美蕓的電話。

    “蕓姐,找我有什么事兒?”蘇金平淡的問。

    戴美蕓這女人是個心機很深的女人,雖然蘇金也知道個中的利害關系,但這人跟他還是得相處下去。

    “臭小子,坐飛機去哪兒了?”戴美蕓問了一句。

    “去辦點事兒,現在已經回來了。”蘇金說。

    “回來了?那就好,明天樸允兒就要離開秦城了,今晚我給你找了個好機會,能不能把握得住,就看你自己的了。”戴美蕓嫵媚的語氣聲,弄的蘇金打心底冒起了熱氣。

    “這”蘇金故意遲疑了一下,“這不好吧?”

    “你們臭男人,我還不清楚?別跟姐矯情,誰讓姐以后還得靠著你辦事兒呢,就這樣吧,晚上來見我。”戴美蕓笑著說。

    “好的。”蘇金點點頭,隨后掛了電話。

    看來,戴美蕓說的不錯,她頂多也只能創造機會而已,對于樸允兒這種紅的發紫的天后級別明星,說不定還真沒辦法。

    只是,情況真的是這樣嗎?

    蘇金嘴角勾出一抹笑意,秦城簡直越來越有意思了!

    到站了,蘇金也下了車,期間兩人并沒有多交流,感覺這個美女司機好像有些另眼看自己,這讓他十分汗顏。

    “美女姐姐,下次再見。”蘇金插著褲兜兒,笑著對她說。

    “好。”徐喬安回應了一句,啟動車子,快速的消失在蘇金的視野之中。

    難道,自己在她的眼中就那么的壞么?蘇金納悶的在心里想,當然,如果不是他對美女司機的感覺非常好,那自然也不會主動要了她的手機號,要知道一般都是別的女人要自己手機號的!

    蘇金目視了一會兒時間,才轉身走進夏氏集團的大門。

    不過從現在開始,蘇金就很輕松了,現在他很坦然的面對發生的一切事件,有些時候,想開點會比較好,雖然生活中有很多讓人郁悶的事兒,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絕對不是最糟糕的。

    就拿現在來說,蘇金就做了一個很果斷的決定!

    晚上要跟老婆分房睡!

    什么玩意兒,跟老子那樣玩,先冷落你幾天,到時候還不主動走過來趴下讓自己啪啪啪?

    他算是明白了,碰到像夏雨煙這樣的頑固分子,就得不能給好臉,給了好臉就會發生像之前那種慘無人道的事情。

    最讓他不爽的是,傷了自己后,夏雨煙竟然連電話都不打,擦了,絕對是有謀殺親夫的嫌疑,這很讓他氣憤,感覺這幾天不爽的事兒接二連三啊,弄的他都沒了心情了。

    當然,他對這事兒看的也沒什么戲,不少人都說老婆喜歡自己,可喜歡在哪兒?反正他沒看出來。

    蘇金這樣想了之后,心里爽快許多,已經將諸多的煩惱拋在腦后面,愛咋地咋地吧。

    就在蘇金走動間,他的耳邊兒出現兩道略微有些激烈的聲音。

    “老東西!上個月還有兩千,這月怎么變一千八了?”

    “剛子,你聽我說”

    “別廢話,你掙錢是干嘛的?以后還不是要給我的?竟然還敢留私房錢,怕死了沒人給你買棺材嗎?”

    原來是一老一少,正在激烈的吵架。
双色球预测田广